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是,我主要的發言還是在那個,時間又十二點了,然後我們今天才第二個案,所以是這個比較concern啦,那我想說,當然還是說有充分討論比較好,不過就是說,司法院這次提出來的這一個選任的那個,我看了一下,它很多的機制是它原來的法官法任用的那個機制,還有遴選的人數的代表也是原來的法條,只是唯一差別是人數,人數現在就是要限縮嘛。第二個就是說,遴選現在改變成司法院提名然後總統去任命,那我感覺就只有這兩個方向是比較不同的,那顯然就是希望我們今天這個會議能夠給予認同,讓它們能夠往前去推。所以我是覺得,如果剛剛已經充分討論,是不是我們還是用方向性的決定,就是說人數是不是限縮,然後我們是不是同意這個遴選的流程,然後讓它去寫得比較詳細一點。

但是我覺得,比較值得討論的是,我還是希望去了解說,我們十八年前沒有成功,那這次要成功的話,其實我感覺這次所有的討論議案,它都好像相互之間都是一個配套,都是互相都有關聯,那我覺得可能比較需要討論的反而不是在這個遴選的程序,而是你怎麼transition,你怎麼去……未來最高法院如何變成真正終審的法院,比如說你的法官要瘦身,這件事就是滿大的一件事情,那你打算在未來的幾年打算怎麼做,我覺得這可能是比較需要討論,而且這也是最高法院的法官可能比較在意的點,無論是要退休以後不補,跟我們一般在學校的做法一樣,再來就是說你有沒有可能那些調任的就停止調任,那你原有的法官剩多少人,你要怎麼去做,因為聽起來比較大的抗拒是來自於這邊的話,那反而這個應該是要去提一些作法。

那目前看起來這個提案,聽起來好像大家都覺得這個方向沒有什麼問題,可是好像一直落在細節討論,所以我們今天這個案就是會一直攪在這個裡面而不往前進,因為現在後面三個案我覺得今天又不太可能會討論到了,所以我就是提出我的concer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