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各位委員大家好。我想今天討論最高法院員額的問題的時候,我從頭到尾都在想一件事,這個問題有必要討論嗎?為什麼,因為這個問題是訴訟制度的金字塔化下的一個子議題,因為訴訟制度金字塔化,所以你組織就要金字塔化,所以最高法院的法官就要減少。那請問在座委員,今天我們所討論的過去這些訴訟制度金字塔化,我們的所作所為,我們真能得到一個確保,能夠得到一個金字塔化的訴訟制度嗎?

我老實說,我沒有一次缺席的啦,我回憶一下開會的過程到現在為止,我不確定我們現在所做的改革,能夠得到一個真正的訴訟制度的金字塔化;那如果這個事情不確定的話,你把組織金字塔化,那不是一件很怪的一件事?所以我還是提醒各位,我們更重要的一件事是要回來確保說,我們提出了一個讓訴訟制度真的金字塔化,之後,這個問題我認為要提到最後再討論。因為那邊確保了,這個才有必要做;如果那邊沒有確保,那這是一個怪事,你就先把組織金字塔化了,制度沒金字塔化。所以基本上我認為,我們應該更仔細的去檢討,我們做了哪些事,比如說我們修法,讓最後一審變成真正堅實的法律審,然後讓所有案件上不去,最後到最高法院的時候只剩極少的案件,我們能做到這件事情嗎?我懷疑。同樣的事情剛剛許院長也提到,就是說,如果最高法院的法官,仍然老是關心底下的事實審如何,而下去攪那個事實審的問題,這個也不會解決問題。所以,從這兩個角度下手,我們應該更真實地去把訴訟制度的金字塔化徹底的去做一個有效的作為,確保那個制度的金字塔化,這個問題我們留到最後討論,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