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幾點,第一點是,剛剛秘書長講到,終身職跟公務員的資格關係,我還是不大能夠掌握,就是說為什麼因為是終身職,就必須要有公務員資格,因為我們講政治任命,尤其是如果要經過國會的政治任命,大概不會有限制誰有公務員資格,從行政職到,所有都是這樣,包括大法官都是如此;那現在大法官也要做審判,但是為什麼獨獨到了最高法院的時候,這個部分變成是一個條件,我覺得很好奇。

第二個,剛剛講到一個制度,我們講終身職,因為要講任期,這個牽涉到修憲的問題,我覺得這個比較遠;比較近的辦法,反而是,所謂的終身職是不是真的就是指一定保障到死亡為止,那個終身職的觀念其實是為了獨立用的,為了保障獨立用的,那因此各國的終身職,當然很多制度不一樣,但有的國家有及齡退休,法官及齡退休,並不會認為違反終身職,因為那不是一個……那是一個自然的,沒有人力的作用,所以就不會有影響獨立的問題。那當然我覺得這裡面最直接的一個問題是,現在都是終身優遇,那因此要改及齡退休,是有一個類似的問題出在,包括信賴保護啦,同樣的問題就會出來。但如果真的要做的話,我會覺得有一件事情要做,就是說可以說從今天開始,擔任法官的人,已經做了法官的人,應該要有終身優遇,但是從今天之後,就是及齡退休,就是說這是一個,因為你今天不做,下一次又不知道什麼時候了。我會認為說,終身職的這個觀念,不應該認為是,我反而擔心有一件事,因為現在這個終身優遇,在制度上其實不大服人,因此回過頭來會讓人開始挑戰法官終身職的基本觀念;但在我來看終身職的基本觀念是非常重要,那因此,過去有過去的理解,但我覺得我們在終身職這件事上是應該要……話應該要講清楚。

那剛剛何委員講到的我也心有戚戚焉,我們值得要去想,制度上是怎麼樣子可以金字塔型,那個案件量是因為什麼規則會怎麼樣子,呈現什麼狀態,在什麼時間下我們可以規劃到什麼樣的情形,然後這個人數要怎麼對應。其實上一次的司法改革是做了一個十年計劃,但十年計劃,我必須要說,那時候計畫也做得很仔細,但是並沒有從數字的角度,跟制度的對應去做,我不曉得這次是不是值得,要從這個方向去想,就是說到底怎麼樣子才能真正的、如何委員講的,讓這個金字塔能夠成形。也就是說這個問題是這樣的,我們理想畢竟是要金字塔,那所以當然會在人數上要有所對應,但理想做得到做不到,就像剛剛另外一位委員講的,中間有沒有要,我記得應該是林明昕林老師說的,就是說,做不到的時候怎麼辦,或是這中間有沒有備案的機制,這的確是很值得思考的,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