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上一次開會的時候,我記得鄭院長就提到說不放心,因為不放心所以案子一直沒辦法確定,那我記得李念祖委員在上次會議的時候已經追問過鄭院長就是說,那到底是,現行法到底是哪一個法律規定害最高法院必須要去介入事實調查?上次鄭院長並沒有提出來,但是,如果各位可以看的話,其實就是,現在最高法院最常用的就是判決不備理由。那剛才呂秘書長講的我想各位也應該了解,就是說,我們現在的法制,我們的規範,這個抽象的法律規定,跟日本沒有差太多嘛!但是,法制的規範是這樣,但是不同的人來操作就是不同的結果,所以,你說要把上訴制,要把訴訟制度再怎麼樣的改革,上次李念祖李大律師已經提過了,那到底是哪個條文要改?要改哪一個條文?那,說實在的,我也不知道,就是說,從最高法院的立場,到底覺得哪一個法律要改?那如果沒有的話,那就是制度的問……那不是制度的問題嘛!你也說不出來該改哪個法條,那是你的人的問題,你到底怎麼去解釋,什麼叫法律問題,什麼叫事實問題,一天到晚回頭擔心說,你這個查了沒?那個查了沒?所以我一直覺得,你讓它維持現在這麼多人,它就會有充分的機會去證明,它需要這麼多人,它一個案子可以審十幾年,可以變成十幾件案子,然後再告訴你,統計數據告訴你說,我有五千件,我有八千件,我認為那五千件、八千件都是虛胖的,坦白講,我的看法是這樣。

我才是要再強調一遍,我們訴訟制度有一審、二審、三審,並不是有些案子,因為法律的規定,它沒有辦法進入最高法院審查,那是司法資源在有限的情況下做合理的分配,並不是每一個案子通通要到最高法院,那才叫做訴訟權的保障,國家就這麼多司法資源,就是有這麼多的訴訟案件,本來就應該做合理的分配,在這種合理分配之下,有一部分的訴訟制度,應該由一、二審來處理,那沒有辦法上到三審去,我認為那個是制度的使然,不要想要創造一種無窮無盡的上訴制度,然後你就每個案子都要讓它到最高,然後又要說那最高法院不能縮編,如果是這樣,那我覺得我們就可以close,我們就籌備下一次的司法改革會議好了,就再過18年,再來討論這個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