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召集人、各位委員、各位長官大家早,那首先,在有關收容人超收問題由矯正署來作一個簡單的報告,第一點就是我們收容人最近這幾年的一個超收趨勢,最主要是刑事兩極化的政策,那麼刑事兩極化政策最主要還是短刑期的,目前收容的人數越來越增加,長刑期的、符合三振法案的,執行期間越長,導致增加的狀況非常明顯,那麼在目前我們整個矯正署的核定容額是56877人,這個是我們核定容額,但是在105年底,他一個超額收容是在5521人,也就是說總收容額是到62398人,但是這個超額收容是以105年底來算,那麼超額的一個比例是97%,如果到昨天為止是5.7%,昨天為止,那麼這個最主要是我們過年期間釋放了一批,那麼另外我們的短刑期從優的政策,從優從輕的一個政策,來作一個適當的釋放,在所有的超收的,大概有十六個監獄有超收、十一個看守所有超收,二十六個監獄中間有十六個超收,看守所十二個當中有十一個超收,好,這個是有關於我們目前的超收問題,第二個就是我們收容空間的問題,那麼我們核定容額按照法務部訂定的一個容額是在0.7坪,我們目前所能居住的空間大概都在0.5坪左右,0.5坪左右,這個是我們收容人超額收容的關係,最主要是超額收容大部分都是集中在都會區比較多,都會區也就是臺北、桃竹、苗以及臺南左右,尤其以桃園監獄收容額超收比例最高,大概是在52%左右,所以這也是我們的痛,另外,在95年修法以新建築的可以增加六樓建築地下一樓地上六樓後超收的問題,會慢慢地呈現,因為95年修法以後,他最主要是殘刑不得假釋還有一罪一罰等等這一些三振法案,讓我們最主要超收問題會一直呈現,另外,切過來,目前超收其實睡覺來講還不算很擁擠啦!各位來看可能已經很擁擠了,我來看可能還不是很擁擠啦!因為我們這個是屬於超收,就是只要有新收,我們在監所來講一定要收容,所以我們這個就是沒有拒絕的餘地,所以我們儘量的能夠來做調整。

所以超收對我們來說也是一大隱憂,包括各種傳染性疾病,因為有時候收容人都,或是說包括街友一多都是一個問題,這個也是造成戒護人員也有壓力,收容人自己的生活空間他也是一個壓力,有時候收容空間越狹窄也容易起衝突,包括我們一年四季在管理都會有比較輕,或比較嚴謹的,因為夏天有時候熱,每一個人心情浮躁,這個時候我們大概都採比較緩和的一個管理方式,所以我們儘量配合一年四季,其實我們管理還是有管理基本上的理念,好,切過來就是我們一些監所這個超額收問題引來一些社會批判,我想這個因為本身監所的一個設施,他原來就是都很老舊,像我過去在台北監獄也是一樣,過去是民國52年,已經在那裏設施已經五十幾年了的一個建築。你從那個時候建築到現在要使用,其實他是已經相當不足的,所以我們法務部也一直在積極爭取經費,來在做這個方面的一個規範。

好,切過來就是我們的這個收容人的合理的一個處遇空間的做法,第一個我們為什麼要機動調整,因為我們超額收容單位,你這個空間太小,這樣生活品質一定會下降,這個是必然的現象,所以我們必須要把我們都會區的一些超額收容把他移往、機動的調整到這個比較這個一個寬的或是比較鬆的這個單位來,我們這樣最主要是要來提升我們收容人的生活品質,以及各種輔導包括人情方面這一部分,我們都有必要來這麼做,第二個就是有關於經費的妥適運用,這個我們像我在上任的時候到現在已經用了三千萬給各單位去做修繕,包括台北少年觀護所,他本身二樓的漏水,我就馬上撥了一千一百萬給他去修復,高雄事件發生以後,那麼到現在沒有很多經費,所以我們就也一直還在著作,這個是移監作業的問題。

那麼這個也是我們經費運作,好,這個是我們舍房的一個,好,這個是我們未來我們在對於超收的我們有一擴建計畫,包括台北監獄、宜蘭監獄,這個我們目前都在建設當,台北監獄已經在去年底,這個是在我在任的時候把他蓋好的,那麼未來我們在四年計畫裡面,還有雲林二監以及彰化看守所的興建,與八德外監的擴建,這三個單位。如果這五個單位擴建了以後,那當然,我們整個對於收容人來講,那麼整個就可以增加到我們一級的核定容額,那麼我們到時候再四年,民國109年的時候,那麼就可以達到一人一床,以及零超收的這個目的,這個是我們台北監獄的一個這個是綠能建築,這個是將來一人一床的一個建築的一個擺設,這個目前台北監獄這一個處理起來以後,就是所有這個可以增加1344床,這個新建築的可以增加六樓建築地下一樓地上六樓,所以這個部分可以舒緩,好,以上,我做個簡單的報告,謝謝各位委員,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