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各位委員早安,我想說擴建監獄來解決超收的問題,我想剛剛兩位委員已經充分表達我們這組的意見了,我就不再贅述,那剛剛蔡委員講到說超收的現象,到底會是什麼樣的影響,我這邊來回應一下蔡委員,因為林委員他是從牢房的外面來看裡面,那我們是在裡面親身去經歷過這樣的感受,那第一個我想說在舍房方面的話,用電的管制確實是在夏天造成非常不人道的現象,因為電扇最晚在四點鐘凌晨四點就要關閉,那就會造成四點鐘我們大家就要醒來了,否則的話你就要自己開自己購買的電扇,那那個電扇法務部供給的是要用八顆電池,那一個晚上大概就會耗掉八顆電池那也相當的不環保。

所以我們認為說在這個人道處遇上,我想說第一個就是有關於用電的管制,那第二個的話就是限水的管制,那限水的管制會導致說,受刑人連上廁所都要配合那個,時間,就是說在舍房裡面就會有一個潛規則,如果水沒有供給的時候,受刑人想要上大號就會有舍房裏面就會有就會有大哥來告訴你說,現在不是時候,因為現在是沒有水,只有三桶幾桶儲水,那那些只是夠沖小便,那你要上大號得要配合這個限水的時間,這個限水的時間來水的時間,平常來講都是半個小時然後就會停非常久,所以說這一點的部分我認為說,水的供應我認為應該要恢復正常化,那其實在病舍他的水其實是完全沒有限制的,那如果病舍能夠做出這樣的決策,為什麼在一般的舍房沒有辦法做,我想說這一點我們認為說人道處遇上該去調整的。

那至於通風設備的加強的部分我想說,這個部分是因為超收所造成的,因為一個舍房本來裝三個人,他可能一個電扇一個抽風機就夠了,但是裡面塞了六個人的時候,那完全就不夠了,所以我想說這個部分應該是在除了擴建以外,既有的設備的改善措施,我們認為說是不是應該在今天做成一個決議,希望能夠立即去改善這個既有設備的問題,以及用水用電人道開放的問題,我想在這邊再談到一個更嚴酷的一個問題就是:違規房,違規房他的處罰的話,他會在用水用電上,會給他更嚴格的限制,也就是說其實在水跟電在監獄裡面的話,他在違規房裡面會變成是一種懲罰的措施,他會比一般的舍房更嚴格這樣,那所以這個部分我想說應該也要一併來檢討這樣。

那第二個的話,我想就是談到教化的問題了,超收以後教化會發生什麼問題,就是現在的教化老師第一個我想說他本身的專業職能,可能第一個就是一個比較大的一個問題,這我們跟以凡委員有討論過這個問題,那第二個的話就是說因為人力的不足,導致說現在的教化,幾乎沒有辦法去推動,那沒有辦法去推動就是必須要大量的借助志工,那志工其實我跟各位委員報告,他是散彈打鳥,就是散彈打鳥,就是進去之後團體教化,那可能有某一句話感動了某位受刑人,那他會改變,目前的情況就是這樣。我本身現在也一直都在做這樣的工作,那當然我們的理念是只要有一個受刑人願意聽,改變,我們都願意花時間投入去做,但是常態性的監獄的教化工作,他必須要被推動,那我想說現在的實況我跟各位委員報告一下,我兩年前我還在監獄裡面的時候,其實教誨師一個月能夠跟每一位同學談話的時間,可能三分鐘,有時候甚至於他還沒有時間來,為什麼,因為他光行政業務就已經被拖垮了,他沒有時間來跟同學做教化的工作,那教化的工作實際上老師也只能問到說,最近好不好,生活有沒有什麼問題,家人有沒有寫信來,我想這個問題講完大概三分鐘就結束了,所以非常難,那如果有同學真的提出一些問題的時候,很容易就被貼標籤,你就是一個有問題的同學,所以其實在裡面有個潛規則就是碰到教化老師大家都沒問題,大家都最好不要講有問題,因為講了有問題之後,就會被貼標籤,你就是一個有問題的一個同學,所以你有很多不斷地在反映很多問題這樣,所以這是一個教化目前的困境。

那我們在我個人的意見書裡面我有提出就是說,戒護跟教化要分流的問題,那當然這涉及到無關制度的問題,是一個很大的議題,那以凡委員的話他今天提了一個意見就是在考試的時候是不是加考一些心理輔導,的一些在監獄官的考試裡面,做出一些改革,我認為這也是一個方案,我認為這部分今天是不是也可以在這部分做出一個決議出來。

那第三個就是醫療的部分,我想說我經歷過沒有全民健保時代跟全民健保時代的監獄的醫療狀況這樣,當然改善了很多但是仍然有一個問題就是,就是容納量不夠的問題,所以我們通常一個受刑人我們如果要看感冒,或者是說有其他的疾病打報告,除非是非常嚴重,那當然是立刻送,如果是一般普通的疾病,像拉肚子感冒之類的話,通常打一份報告到你真正能夠看診可能是三到四天後的問題了,那如果是牙科的話可能甚至於要等到,半個月一個月之後,你才能夠看到,所以這個實際上目前的雖然說看起來我們健保是支援了很多人力沒有錯這樣,但是實際上他的狀況,確實是如此這樣,那所以會導致一個問題就是說,像我舉個最明顯的例子,譬如說我拉肚子我打報告要看病這樣,那等到我、輪到我看的時候已經是三天後了,這樣那我已經好了這樣,我已經好了,但是我能不能跟主管報告說我不去了,我沒有辦法,因為我如果跟主管說我不去,主管會說那以後你就都不要去了,以後你看病就不要打報告來了,所以我們必須去,去了之後回來要不要吃藥呢,要,因為主管發藥給我們,我們還是必須要吃,這樣,所以說他沒有辦法立即去就是說現在的診量不夠的問題,確實還是一個問題,當然改善很多但是我覺得現在目前同學看病的時間確實需要很長時間的等待,這還是一個目前監獄的現況,所以這部分的話我是建議說是不是能夠如何地去改善,讓這個診量能夠加大,讓能夠需要有就診的同學能夠加快就診的速度,我想這一點還是需要做一些變動這樣,那我個人的意見大概就是這樣,謝謝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