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謝謝各位,那因為剛才我只有講到那個超收的那一個部分,那剛剛主管機關就署長的報告,包括那個,就是說人員人力的這個部分,然後我們這個小組其實有討論我們非常的希望說,這個監所人員的這個專業化這個才是一個真正的問題,我們看到的就是說就是一直要增人增人,然後增了哪部分的人就是戒護人員,五千多,那其他的那個比例非常的非常的低,那也就是說像剛剛劉北元委員有提到就是說,其實在監所的監獄的這個教化這個部分其實大量仰賴那個外界的團體志工,等等的,那也就是說我們的教化人員他是不足的,好然後而且他沒有就是所謂的這個足夠的這個專業化,所以我們很希望說在這個監所人員他在這個考試任用、教務訓練方面一定要做改革,希望各位能夠支持我們,能夠把這個納入這個國是會議的這個結論,就是監獄還有看守所的這個人員他在他的考試任用,然後還有他的在職教育訓練方面一定要做改革,否則如果沒有進行這個部分其實我們不贊同,就是不願意支持這個主管機關現在的增聘人員的這個計畫,我們是有這樣的這個意見。

另外就是說那在增聘人員方面的話,剛剛那是一個前提,那再來就是你如果要增聘人員,你在各種人員方面你要做比例的調整,不能整個就是著重那個戒護,戒護人員的這個部分,那再來就是說我們希望能夠在各個監所,都能夠建置這個臨床心理師還有社工師等等,這些有助於這個受拘禁者他心理衛生健康,然後各種需求的這樣的專業人員,好剛剛大家有聽到署長報告說,就算要增聘這些人,之後的那個比例還是1比300,而且那個還是就是說像目前就是只有這個,對這個工作人員的那個,他不是對受收容人,所以受收容人的部分基本上就是沒有這個除了一些專業的,專業的監獄之外基本上是沒有這個所謂的臨床心理師、社工師等等的這些,這些配置這樣子,所以這個是在這個因為王以凡委員也有提到那個監所人員考試任用的那個那個改革,所以就請大家參照他的那個意見,那這是我們昨天還在那邊一直討論的那個共通的,就是說這個部分一定要改,不然你光光說你增人,那你增了什麼人,沒有專業的人,沒有就是良好的這個人員不同專業分配比例的這樣的人。

好,那再來就是說,當然跟這個超收也是會有關係的,就我們希望就是說我們的監獄現在哪一個受刑人是要在哪一個監獄的那個那個所謂的移監或者是分配的標準其實是不夠專業的,我們會希望說能夠根據,除了說各受刑人的刑期,那還有他的這個受刑人的特質等等,也就是你在調查分類的時候其實,那一個地方台灣做的非常的不專業,然後我們覺得這個部分應該要改變,也就是說怎麼樣去評估那個每個受刑人他的這個狀況的不同,去設立一個分類的基準,然後再把各個監獄區分成這個你是低度管理就好呢,還是中度管理還是高度管理,的這樣的不同的管理的模式,那這樣子也才能夠去好好的運用這個監獄的人力,不同的這個監獄他的所需的監獄人力是不一樣的。

好那最後這一個監所醫療的,大家剛才已經講很多,那也就是說我在提到的就是說,那個戒護外醫跟這個保外就醫的那一個流程的,這個評估流程的問題,那我們剛才我聽這個衛福部的這個報告就是完全沒有涉及到這個部分,而且他提到的就是說,對我剛才還想再問的就是說您提到的都是一個總額,就是說總額的這個情形,可是我們不清楚各個監所,他到底跟哪些醫療機構有怎麼樣的一個合作然後他的這個,所謂的診量是怎麼樣,您提的都是一個總額,那大家都會看到說台中的培德監獄,他因為有那個所謂的培德醫院,所以他那邊的資源就會比較多,那有看到一些住院的案件,他們就是申請說要移到那裡去,但是被拒絕所以才訴願等等的,所以顯然就是說各個監所他分配到的那個醫療資源是不均衡的,那這個部分就是要怎麼改善,我沒有看到包括法務部還有就是矯正署然後還有這個衛福部提出的說明。那再來就是我剛剛提到說這個戒護外醫跟保外就醫的這個評估判斷的,到底是誰來做,那個監獄所合作的這個醫院的醫生有沒有參與這個部分,誰應該要戒護外醫,誰什麼情形然後應該保外,這個部分我覺得沒有看到那個主管機關還有衛福部的這個,很具體的說明,謝謝。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