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好,這次的話我有寫兩個提案,其實也都跟這次參訪宜蘭監獄而引發的一些想法,那第一個提案就是剛剛各個委員剛剛所提到的一個這個考訓的問題,其實這次在宜蘭監獄裡面有看到長期關獨居房的,有分別有二十三年的、十六年的然後不間斷的一直關在獨居房裡面,所以特別感覺到說受刑人他的人權長期是有一點被忽略,那除了這一次的話法務部矯正署這邊所提出來的一些硬體設施,或是說人力的增補之外的話,我們更想說比較省錢的方法,然後比較直接的方法,就是從我們工作人員的職能基礎專業知識和觀念的角度去調整。

那所以說我的建議的話就關於這個考訓的部分,第一點的話我是建議要研究修正三等監獄官,四等監獄管理員的國家考試科目,那第二個再來研究修正這些三等監獄官,四等監所官員他的職前,以及在職訓練的課程,他希望在課程中能夠加強他的輔導能力,法律知識以及人權觀念,那最後一個的話我是建議說能夠,為了要提升這些矯正人員的教化能力的話,我也建議說針對一些比較負責教化工作的重責的教誨師,或說教化人員的話,要訂定一個調升的條件,你要去升遷到這個位子之前的話,你是不是應該接受內部一些相當時數的心理輔導的一些專業課程的訓練,並且這些課程的結訓的時候必須要有考試,那通過考試以後的話你才能升等。

那最早的話我們小組討論的時候本來是希望說把戒護管理人力跟教化人力的兩邊分開來,是不可以互通的,就分別考試,可是這樣的話其實也會影響到工作人員的士氣,以及升遷的管道,所以我們的建議就是想說,如果還是不影響他這個結構的話那就是從考訓的方面去加強,那所以有關於考試科目、訓練課程的調整的話,比較建議是矯正署能夠組成一個研修的委員會,然後邀請法務部、司法院、衛生福利部、勞動部、教育部這些相關部會派員和推薦專家與會,那當然最後寫出來的結論,一定要送到考試院裡面去接受一些審查,那我下面也列了一個監所管理員、監獄官,有一點關係的觀護人或家事調查官他的一些考試科目給大家參考。

那另外一個議題的話是有關於說這一次的話,我在宜蘭監獄裡面終於看到我們之前曾經承辦案件的受刑少年,那個少年他照理來講的話規定他應該要去明陽中學去執行有期徒刑,____(1:28:25)他卻逗留在宜蘭監獄到現在,他要關到一百零八年,其實看了那個狀況之下的話我非常的難過,在難過和遺憾之餘的話我再次去提這個意見提過好多次,各種會議裡面,我希望能維護這些受刑少年的權益的話,達成最大的一個教育教化效果,希望法務部能夠參考法院、少年法庭,再交付感化教育少年的一個做法和流程,那個是由法院這邊要指揮執行的時候直接派車、派法警把他戒護送到少年矯正機構,那目前的話法務部的話,都是依法務部指定各監獄收容受刑人標準表的規定,然後的話各轄區的一個檢察官在指揮執行這個受刑少年的時候,都是把他放在附近的,按照這個表規定表裡面把他放在附近的一些成人監獄裡面去,然後在等待一段時間之後,然後才把他移到,由這個監所這邊移監把他移到明陽中學。

那事實上的話這些小孩子的話他前面先在成人監獄裡面待的話,第一個,第一個問題就是法律有違法的問題,依照這個要分界收容,成人跟少年是要分界收容,其實那天我看我的孩子的話他並沒有分界收容,他是已經下工廠了,他跟成人受刑人是一起生活,一起工作,一起作業,然後的話這個孩子的話他有一些輕度智能障礙他如果能夠去明陽中學,其實對他的未來,他年紀很輕,對他的未來才是有可能性的,結果的話他卻是只能在宜蘭監獄一直待到他假釋出獄,其實這樣的一個遺憾的話我覺得已經發生很多次,我們過往的話我們自己的孩子常常因為基隆地方法院的話我們的指揮分配表,標準表的話是被放到宜蘭監獄或是說桃園監獄,我們曾經有很多孩子,我們去明陽中學探視他們的時候有問,有問說你在宜蘭監獄待多久?早期的時候常常就是待七八個月後,他們才有機會移到明陽中學,而這次我看到這個孩子的話他連移監的機會都沒有,所以我希望說在這樣的一個議題上面的話,能夠就是立即可行的一個一個措施,那如果能夠通過決議的話,或許能夠讓這些受刑的孩子能夠第一時間接受明陽中學的教化,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