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這有關剛剛王委員,這個提的第二個問題是有關兒少的問題,那因為我們的第五次會議才會談到兒少,那請法務部先幫我們研究一下就是說就有關兒少為什麼這個部分沒辦法徹底執行,那接著因為現在是十一點二分,那我想最後我利用十分鐘做兩件事,第一件事情各位容許我用五分鐘,因為我們那個最後我們的國是會議會做一個完整的彙編,那因為我們的國是會議的決議不可能這麼完整,但在彙編上應該可以做的完整一點,那所以我希望說在彙編的時候能夠把我們剛才講的重點能夠寫出來,其實最重要的就是說,不知道各位可能沒看過這是我們今週刊在2014年出的一本,其中裡面最重要的一個,就是台灣社會的落伍,我們的標題叫做三十個進步觀念,其中一個觀念就是,人道對待囚犯,監獄不再是黑暗孤島,活動空間只有零點三九坪,管理人員嚴重不足。

那其實這個是我希望透過國是會議能夠教育我們,幫我計時,這個部分只五分鐘就好,我不以主席的身分出來,所以還是接受規範,好不好,那這部分其實是牽涉到很多民眾對於我們的報導也有很多意見,就是說我們這個社會我們是一個要以人權立國的國家,但我們根本沒有人權的觀念,我們不知道坐牢只是剝奪他的自由,並不是剝奪他的生活需求,尤其是尊嚴,這是我們從最高的所有的政府官員包含我們的立委到一般的民眾都是如此,所以我們要從根本從骨子裏去改變這個觀念,我們才可能解決這個問題,不解決這個問題很多民眾都覺得這個問題跟我無關,事實上他就大錯特錯了,我剛剛已經跟各位講了,我們去參觀宜蘭監獄後告訴我們什麼,我們的再犯率百分之八十三,最後呢他會發生什麼事,就是剛才劉委員講的,最後所有的成本都是國家在承擔。

各位如果對於生產管理有研究的會注意到一個叫Life-cycle cost,今天如果你買一個冰箱,這個冰箱十萬塊,另外一個冰箱五萬塊,好像很多人會去買比較便宜的五萬塊冰箱,但是這個冰箱他要用一輩子他要用二十年,十年因為這個五萬塊的電,用的電比較貴,保養比較貴,用了十年他五萬塊總花費成本是可能是三十萬,這個十萬塊的冰箱呢他十萬塊,但是他十年用完他只要花二十萬,你會買哪一個,你當然會買十萬塊的冰箱,你不會去買五萬塊的冰箱,我們的監獄上,我們因為在監獄的管理的經費嚴重不足,結果最後有什麼成果,因為我們不能感化,那因為我們給的待遇也沒有尊嚴,最後他的再犯率就是百分之八十三,然後呢他就一直再犯,假如他三十五歲犯罪,一直再犯再犯到六十五歲七十歲,他再也不能犯罪了,但他變成誰的負擔?變成我們全民健保的負擔,因為他的身體已經壞掉了,他住院受的待遇,不可能讓他身體健康的,如果你住那樣的空間,你的醫療不能及時救助,連你的剛才講到你上大號都受到規範,那他是不可能是一個健康的人,所以最後政府可能我們要用全民健保的經費照顧他五年十年,最後到八十歲以後,他又要長照,所以從他三十五歲第一次入監,到最後蒙主寵召,這一段時間他在監獄進進出出,都是國家的資源,那我們為什麼不把國家的資源放在一開始在監獄就對他比較人道的對待,那我們後面的成本就會省下來,那這是很多民眾都沒有的認知,都以為這件事情是那些犯罪壞人的應有的懲罰,我們懲罰他的我再強調一次,我希望我們所有的人都要有這個共識,我們懲罰他的只是剝奪他的自由,不包括剝奪他的生活需求跟尊嚴,跟他的健康,假如我們這樣做,最後是整體社會會付出慘痛的代價。

那我希望透過我們的國是會議我們真的能夠讓政府,包括所有的民眾,每個人,這個觀念其實不只是政府官員,也不只是法務部的人員,是上至總統下至每個公民都應該有的素養,那為什麼別的,像我們剛剛講到法定容額,我們的法定容額是沒有意義的,因為我們從一千五變成兩千五當成法定容額,法定容額就是法務部因為沒地方塞,就決定給你塞就是法定容額,你跟國際標準比是不能比,那我剛剛講那幾個數字,這幾個國家沒有比我們進步多少啊,你說韓國人家的每個管理員要負責的犯人14.7啊,我們是13啊,我們在座的人會舉手,全民會覺得韓國比我們是更為進步的國家嗎?或國民所得比我們高很多的國家嗎?不會嘛。

也就是說我們在這個觀念,在有關獄政部分,對於收容人、對於人權,我們是一個落後的國家,但是我們大部分都沒有覺悟,那我希望透過這一次國是會議,真的我們能夠在這方面,跨出一步,這是我個人覺得聽了今天幾個委員,尤其是劉委員的報告跟林委員報告之後,因為我長期對這個問題,一直很關心,我一直覺得,人權只要是中華民國公民,國民,他就有人權,不管他在哪個角落,不會因為總統人權就比較重要,不會因為是一個受刑人人權就比較不重要,這是我們一定要有的觀念,希望我們能夠做到,謝謝。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