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我再耽誤大家一點時間,因為延續這個召集人講的就是說他提到的那一個台灣社會的觀念,那在我們的獄政學上面就是所謂的劣化原則,就是說把那個受刑人的那個生活用我們跟一般人有差距,他是更劣化,那其實這個劣化原則早就就是一種很落伍的這個觀念,所以從這邊那個,我想要再提到剛才漏提的,也就是說我們剛才像劉委員或林委員有提到說,那個限水限電的違規房限制的更多,等等這些問題,也就是說我看到我們的那個包括監獄行刑法等等相關的法規,還有實際的獄政的實務就是說,我們常常是以剝奪人的一種人性的一種基本需求來做為一個懲罰,包括等一下會提到的累進處遇制度都是這樣的一種觀念,那你會看到就是說我們的那個懲戒法都是在禁止接見,禁止你寄送物品,禁止購買物品,這些其實是人的那個,人的基本的這個人性需求的東西來作為一種懲罰措施,然後,獨居也是以這個獨居之名行實質的是一個懲罰的一種方式這樣,所以我們在很多措施上面,包括法令上,包括實務上其實都有這個問題,所以這個我也希望說能夠就是拿進去是我們的那個結論在講那個獄政的這個,就是監所的秩序管理上面,要考慮什麼樣的一種措施,才是一個合理的一種管理措施這樣子,不要光光就是用這些剝奪他人性需求的這些,來做為一種懲罰,做這樣的一種管理模式是非常落伍的,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