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那首先剛剛也有人爭議說我們的建議說,是不是比較迫切要硬體改革在四年或兩年,我覺得說因為上次大家去宜蘭監獄看,我自己是沒有跟隊啦,跟到隊伍,如果說覺得發現了很多迫切的事情,那我們知道說聯合國他有一個在監人最低處遇標準規範,剛剛我們那個劉老師也有提到這些問題,就是說如果我們發覺連台灣連基本的聯合國的一些對於人權的規範或是在監的處遇標準都還不足的時候,如果你要等到四年才能夠完成,那也實在太扯了,所以主席這樣說如果說真的是很迫切的那我們透過國是會議,當然也是幫助整個的在預算或者是法規上能夠突破,我覺得還是可以做某種程度上我們硬體或者是人力的一些補充的,這樣的一個決議。

那第二個就是說剛剛有聽到那個衛福部的心口司來做報告,還有我們獄政的主管來報告,我覺得煙毒犯的矯正,或者是包括這些整個矯正業務,是不是有成效應該好好去自我檢討,剛剛聽到心口司在講說好像醫療的時候,受刑人的滿意度高達百分之九十,我覺得說如果你有些親戚朋友到那邊監所有醫生來看你的時候給你一個表格,你會說我很不滿意嗎?因為他感激都來不及;但是真正衛福部所要檢討的或是獄政要檢討的:矯正到底有沒有整體的效果?老實講整個社會會懷疑的,那我在立法院有看到我們最近在討論那個菸捐,因為要處理那個整個長照的預算的問題,菸捐的比例跟金額就越來越少了,我們過去分配到這個受刑人的矯正,他的人力跟預算都非常的不足,甚至這次帶他去宜監還問了,透過一些管道去了解。各位知道嗎?宜監今年的矯正費用,被挪用了,被挪用到做業務的經費,很多地方都是零,那你如果是這樣子的話你矯正談什麼說滿意度到達百分之九十,那我們希望說這一次能夠透過國是會議,就是說你矯正國內外我看到衛福部他們有一些醫療的處置辦法包括用一些替代的,一些專業的一些醫療,甚至呢如何去整合一些社區支持的醫療,我上禮拜透過那個真理大學宗教系去了解,他們發現淡水以前在日據時代的時候,日據時代那時候本來要禁,後來又開放那個戒菸館,後來發現有一個宗教拜關公的他們竟然戒毒率,就戒當初的鴉片率高達90%,當然這個有時候宗教的東西我認為剛剛也有委員提到說,影響這個受刑人的親情的力量跟宗教的力量其實各方面都很重要,那你矯正的業務在專業的一個科學的處遇的一個程序,是不是可以結合各種的NGO、宗教團體,整體來發展一個處遇的一個模式出來,來發揮一些效果,否則的話像剛剛主席講,那個監獄的回籠率高達百分之八十三,很多更高,所以你關他喪失自由以後整個社會成本,都不斷的累積。

所以我覺得應該要檢討的就是說,這些整個矯正根本是沒有效果才造成人滿為患,因為83%的再犯罪率,另外所以剛剛提到那個監所的整個那個評效,也應該用這種應該去追蹤每個受刑人進來以後他去哪些監所住過,接受哪些程序、哪些教化人員的管教,然後來評估說,到底有沒有效果,因為這個數據我到時候想要書面來請法務部門或者是衛福部門能夠多提供說,到底有沒有在追蹤,然後有在這樣相關的統計,這樣我覺得說才可以解決,所謂的人滿為患的那個供給的部分來徹底的解決,好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