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我有三點建議。第一點就是說,今天本來主題是討論超收的問題,那我同意就是說其實政策不改變,超收問題,再怎麼追蓋監獄也是沒有用的,這個是同意的;但是下面討論的很多議題,比方說從一個基礎的下層建設問題,譬如說安全、健康、照明什麼等等這些問題,我覺得很重要,因為我們在跟國外對話的時候,我們連這個基礎的東西都沒有辦法去符合國際標準,不用去談上層的那個教化、分類或者是心理諮商問題等等。所以我覺得,剛才有很多委員提到什麼心理這些,我覺得要先把下層的建築問題先解決掉,然後我們才去談上層問題,因為上層問題現在來談是陽春白雪。然後下層的問題,可是我們提出這些需求,沒有人會反對,但是問題是我們給了矯正署什麼樣的資源去達到這樣子的需求?舉例來說,熱水的問題,現在是沒有編機關預算的,是由監所作業基金來支付,這樣的事情可以忍受嗎?對。然後我們現在要電、要水,到底錢從哪裡來?然後要求矯正機關到哪裡去找出這些錢?是,但我覺得這邊應該要有一個⋯⋯就是說,它編列預算說應該編入業務機關的預算,而且它預算不能排擠到矯正署的其他預算,是要依照人頭,譬如說依照受刑人收容的人頭來編,然後當你收得比較多的時候,你的預算就要往上升;當你比較少的時候,就要往下降。所以這是第一個建議。

第二個建議就是有關醫療設施的部分,我是建議除了培德監獄之外,北跟南、跟東都應該再設置醫療監獄,如果有可能的話。而且這個是⋯⋯它的硬體設施啊,還有⋯⋯可能要請衛福部來支援,因為現在監獄裡面用的醫療設施,還是用監所作業基金,也不是業務預算,因為他們沒有錢。包含未來設置的醫療監獄,或者是現在的戒治所,我的大膽建議是,未來的首長是不是由醫生來擔任?然後副首長是由監獄專業人員來擔任,這樣子的機制的改變。

那第三個就是有關考試院的考試項目,我非常同意科目要做一些修正。然後另外對那個名稱上面,我覺得要正名一下,不要再稱他們為「監所管理員」,應該是統統把他們稱為「監獄官」,然後三等跟四等,這樣子給他們一些工作的尊嚴。對,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