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已經初步有一個決議喔。那我想我呼應剛剛周委員講的,就是說,剛剛矯正署在講監獄要增加人力,那剛剛林委員也提到說那個增加所謂的基本生活品質這些所謂的供給。那我在想就是說,如果這個國家,支票本隨便我們開,我們就蓋很多監獄,然後聘幾千個人進來,然後統統給它放進去,這個當然大家都贊成嘛;但是問題是,國家絕對不是無限量的,所以我們要去思考的是說,那什麼叫作「最優先的」?我們應該提這個意見。那我剛剛跟林委員討論,就是說,其實大家剛剛講的水電,是非常嚴重的問題,那水電這個東西呢,如果說是用作業基金,那當然是不夠用啊,如果人又增加,電風扇多一台,一台變兩台,電費加倍;供水增加,加倍,那這個錢從哪裡來?所以剛剛周委員提到,我覺得是有一個重點是說,在第五點,我現在講的是我們可以直接用文字修改,「監獄的一切措施不得剝奪受刑人的人性尊嚴,例如送餐口、如廁措施或水電供給等等」,應該政府要編列預算來供給、合理地供給,因為你現在講的所有事情,監所最後就作業基金,作業基金就更不夠用,更不夠用的結果其實更糟。所以我是建議說,第一個,在第五點裡面要把⋯⋯就是說,監所受刑人的基本生活需求的支出,應該要預算來編列。這是我第一個建議。

第二個就是說,在第六點裡面,我們提到說保外就醫、戒護就醫這些評估程序,這是沒有問題啦。那我剛在想這個問題,就是說,因為很多受刑人,或者是被羈押的,他們就抱怨說他保外就醫非常地不容易,雖然進步很多,但是還是不容易。那為什麼不容易?你去問實務,實務就跟你講說,送一個人出去要好幾個人戒護啊,戒護成本高得不了啊,那我人力又不足,我當然如果不那麼強迫,我就不要送戒護。那這個又回到說,到底是戒護就醫花的人力多,還是蓋個醫院──它本身就是個戒護機構,花的人力多?所以我也呼應周委員講的,要改善醫療⋯⋯對監所人的醫療改善服務,那個第六點,裡面要加一個就是說,應該要檢討是不是增設,依照地區增設戒護機構所附設的醫療院所?就是像培德醫院這一類的。那這樣子就比較可以把五跟六稍微強化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