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因為這個站在實務上,可能運作我比較了解。因為培德醫院,它是在監獄裡面設,但是它就是委外的,所以它只是一個有一個醫院的架構,但是都沒有人力、沒有經費預算,它是這樣的,然後委外由這一家醫院來經營。然後它在這個培德醫院是⋯⋯全國各監獄送過來,但是急重症的,各監獄絕對都不敢送過去,一般大概都慢性病的才可能送過去。然後它服務它附近地區的監所,這樣。

啊如果⋯⋯最便捷的方式就是,其實各監所都已經有在各個醫療院所設有戒護病房,那個是在戒護住院的。但是如果我們還有一部可以長期的,那個可以拉到住院部這裡來的,但是醫院還要考量它的成本哦,當然我們在跟他們簽合約的時候,當然我們會保障最基本的床數。比如說我跟它簽一個五十床或是一百床,我基本上也要給醫院最基本的床數,要不然人家經營不下去,人家這個⋯⋯包括我以前在板橋一個某某市立醫院,他根本不跟我簽啊,它天天滿床,它怎麼可能跟你簽一個戒護病房專屬來使用?所以這個人家有人家營運的成本,但是如果按照我們實務上來講,就它醫院是比較便捷的,他要醫療、他要看診、要開刀、要檢查,直接下去醫院;啊你住在培德醫院,要做比較複雜的檢查,他還是要戒護外醫,一樣的道理。我首先把這些背景先跟大家說明一下,這樣可能大家比較了解,那麼要怎麼去做,其實我們現在已經有戒護病房,不是沒有,只是說要怎麼去擴大?我們有時候不夠的時候,我們還是住到一般病房啊,啊我們要怎麼把這個專區擴大?是這樣,大概是這樣。醫療絕對,我百分之百相信,如果以培德醫院跟在醫院裡面的醫療,我相信它的醫院裡面設備是比較齊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