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謝謝署長發言。其實我們去看過宜蘭監獄,我想基本上我們要去了解的就是說,培德醫院它也只是BOT嘛,它還是外面醫生來,它不可能是各科都完整的;但你到宜蘭羅東聖母醫院,它是各科都完整的,由我們去看,應該是比較好。另外,如果集中在少數一、兩個醫療院所、矯正機構附設的醫療機構的話,這牽涉的問題其實還不止這個問題,就我們剛才講到,如果希望每個受刑人都能夠就近在自己的家鄉服刑,他如果因為生病又要送到培德⋯⋯其實在探視、各方面,還有很多複雜的、人道的很多問題要去考量。我想經費資源上,目前情況,我想,就實務來講,我們是不是就通過一個保留彈性的,就新的⋯⋯就是說,兩個方案給法務部跟衛福部去研商,其中一個方案做得好,那另一個方案就不一定必要嘛。那是不是保持這個彈性?因為我想,我們拘束力越強,可能有時候適得其反,未必能夠符合實況啦。好不好?我想,如果沒有其他意見,我們是不是就這樣,因為再討論下去,我們現在已經十二點半了。我知道⋯⋯我希望⋯⋯各位委員都希望求全啦,但假如求全的話,我們就要再開好幾次國是會議,才能夠把國家的問題看完啦,而且看了司改,還有其他更多的問題啦。所以我們講,一步一步來好不好?那,我想如果沒有不同意見,那就⋯⋯來,衛福部。簡單好不好?簡單發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