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針對這個議題,我個人提出了兩點的意見,就延續剛剛那個志潔委員跟那個黃律師黃委員的意見。第一個,那關於那個志潔委員所提出來的,關於那個刑法78條的修法,個人表示認同,因為在審判實務上,我自己也遇到這樣的困擾,因為他是重罪,我自己遇到他是重罪的假釋出來,可是他下手犯了,可能一個很輕、很輕的卻是有期徒刑,讓我選擇的拘役都沒有。我們講比較白,比較簡單就是通姦罪,他讓我選擇拘役的情況都沒有,那這個時候就很掙扎,因為不管我怎麼判,他都是有期徒刑,那這個部分就我,其實在那時候,我就曾經想過這個問題,那謝謝志潔委員提出這一個想法。那所以我自己看到這一個,其實我自己第一個想法是我可以認同,這個附議。

那剛剛提到的,因為提到修復式,我比較喜歡講修復式不管是正義還是司法,依我的了解,我延續剛剛黃委員的意見,他不是在於,他應該不是只在於賠償跟和解,那他應該是在於,讓加害人如何知道他做錯了什麼事,讓被害人如何從他的傷痛走出來。那他的傷痛不是一定他要去原諒加害人,而是他可以放下,他放下了這件事情,其實對他很重要,對被害人很重要,對被害人將來的人生也很重要。

那所以我覺得當初我自己所認知的修復式司法或正義,他其實他的用意是這樣子。所以剛剛提到,如果是這樣子可以引進來的話,就是在因為我們修復司法,當初我們提到的說,也許在我們案件處理過程,或許可以去處理,可是有時候在案件處理過程,審理過程其實它是短暫的,它沒辦法那個長。可是在矯正期間,其實它可能是比較長的,那所以我剛剛同意剛剛黃委員所提的或陳委員所提的。在矯正期間其實要引進來,那我對於引進來是要讓,因為其實我自己也碰到過,不是加害人,他不肯和解,因為他根本沒有錢和解,或是他根本自己本身都已經無謀生能力了,他如何去和解,那可是我是覺得說,我必須要讓他知道你到底做錯了什麼事,你要反省什麼事,那被害人可不可以從這個裡面去走出來,那我從來不會跟被害人說,你要原諒他,我要跟他說的是,你自己要從這個事件裡面走出來,自己往前走,要去諒解這件事情,那這個部分是我對於這樣的補充的意見謝謝。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