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各位大家好,我想要提的,我提供一個觀點,其實從上午聽到現在,叫下午了,我發現就是說在獄政這件事情,我們還是欠缺一個性別的討論,譬如說舉個小小例子,其實法務部的統計97年到101年,新入監的暴力犯罪,受刑人的性別比例是8:1就男比女,女性,警政署的7年97-103年的暴力犯罪,女性被害人是佔了七成、佔了七成,那近五年99年到103年的入監的受刑人,男性比例,他的這個暴力犯罪的部分,女性在家庭暴力罪是主要的,男性都是加害人居多。那麼暴力型的犯罪,通常也就是最近我們也看到很多的新聞報導跟性別暴力非常有至大的關聯性。所以我們在談處遇,其實我剛剛就報告來講,我還是聽不到這個處遇到底透明化在哪裡,也就是說性侵害的加害者,你們怎麼去做處遇的,那麼他們的方式是什麼?這個我也沒有聽見。

那第二件事情沒有聽見就是,其實我們在做處遇的時候,有很多,我剛剛講的這些性別暴力的加害者或受刑人,那麼在性別的這個觀點的輔導也好或認知也好,那這部分我們有沒有做任何的一個處遇計畫。第三個我也要提,其實我看了所有的資料就是關於受刑人比例,女高於男只有通姦罪,其他都是男高於女,所以就是我們看到性別比例在這裡頭,在獄政這裡頭會找到一個觀點。第二個再找到一個觀點,我曾經去女監那邊,去探監,女性的受刑人是以毒品跟詐欺還是毒品?等一下這邊大家可以,我只是印象中是毒品。

那其實那一個部分就我理解,也是跟他的伴侶有關,還是跟性別議題有關,女性會去服刑的還是因為他的伴侶可能因為有毒品,所以他就跟著就是因此而入監,那麼這個換句話說,這整個剛才有沒有超收啊什麼的,這些議題裡頭,我覺得還要再更多的一點人性的一個或人文的一個,不要講關懷的觀點進來,也就是說,不是超收把他做管理的問題,而是說這一些人,你剛剛在討論,再犯跟他為什麼一直再進來,再犯百分之八十三點幾,你會發現就是那個處遇跟功能完全是沒有任何出來的,那如果跟性別議題有關的時候,我們卻因此去偏離不談,那麼性侵害的一個處遇,也偏離不去談,尤其剛才淑瓊再提到那個最近的小模案,那就是再犯率偏高,那為什麼會發現,我們在怎麼樣的管理,也沒辦法處理這一件獄政的事情,所以到底怎麼樣去做落實他的處遇跟他的方向是什麼,這件事情我覺得真的要再加把勁,因為談一些硬體設備,對我來講其實離我的理解太遙遠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