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芳玉妳就是說在假釋的這一個透明化的這個部分,剛才署長有報告說,現在考慮24個選項,那其中有一個項目叫做累進處遇的考慮,那這個是我在做這個獄政相關研究上面,我非常的關注的一個地方,因為累進處遇其實就跟我們上午談到那個,就是人道處遇其實是會有關的。因為他其實就是劣化原則中的最劣化原則。他先進去之後把人分,分類然後給予不同的基本生活條件的對待,所以我一直很希望說,能夠獲得各位的支持,就是說我們在我國的獄政制度上面,因為世界各國,連中國大陸都沒有人在用累進處遇制度,是不是能夠對這個部分,就是說我是當然希望把它廢掉,那如果說一時沒有辦法廢掉,那至少要跟假釋的提報,因為他等於實質上架空刑法假釋的規定。跟假釋的這個提報,累進處遇制度那一個脫鉤,脫鉤來處理這樣子。這是我覺得在那個,假釋透明化這個議題裡面,第一個想要提到的。

那再來就是說,這個假釋的這個評估機制,因為我們看了那些選項其實都是,不是很明確的那個東西,而且剛才陳檢察長也有提到就是說,其實應該要做專業化的一種評估,那所以我希望能夠建立本土的這一個有關一個人他是不是已經適合假釋出去這樣的一個評估機制,這是我希望能具體的這個建立這樣的機制;那再來第三個就是那個假釋的整個審查的程序,然後之所以人家會覺得那個不透明,不是只有在圍牆的問題,而是說沒有這個很足夠的參與,外部委員也是監獄在聘的,然後受刑人本身他有沒有辦法參與這個假釋的審查的這一個流程?然後還有被害人或者被害人家屬的這個意見。是怎麼樣的可以去參與?所以我當初提出了書面的意見,我是會希望比較建立一種像類似聽證的模式這樣子,那當然這個可能會對這個現行的矯正機關產生一個很大的負擔,但是就是說那樣子才是一個真正的一個所謂的透明的一個假釋審查的這個程序。

那再來至於這個假釋的這一個,就是說所謂的刑事執行的司法救濟裡面也包括這個假釋決定的這個救濟,那當然就是目前剛才司法院報告說我們還沒有認為說這個假釋的申請是一個受刑人主觀的公法上請求權,那但是至少在這個假釋駁回的這個決定上面,很多號這個釋憲案已經提出,就是說必須要給予這個司法救濟,那我知道主管機關所給的那個草案,就是說現在監獄行刑法也好,或者是羈押法的那個修正,都是想要走這個刑事訴訟法後面那邊所謂聲明異議的程序,但是那個聲明異議的程序就是要跟各位說明就是說,他就是說基本上就是一個書面,書面的這樣的一個程序,所以他其實是,不是很符合這個我們在法律概念裡面,所謂的正當法律程序,就是有參與的這樣的一種程序這樣子,所以這個部分就是說,希望說能夠,大家能夠就是說,就是我自己希望說,能夠改變這樣一個司法審查的這一個程序,那現在其實很多受刑人或者那個被羈押者他已經有在透過這個訴願啊,行政訴訟,那但是還希望能夠建立一個更好的一個,所謂的有效的司法審查的這一個救濟途徑,這是外部的。

其實我覺得內部的這個申訴制度,申訴制度也必須要建立,那草案裡面有,但是那個我看了就是說我覺得還是不夠,就是說那種正當法律程序的概念還是不足。那再來就是說,在這個行政執行的這一個透明化的這個部分,就是說剛才我們提到的像醫療,或者是一些懲戒措施等等的這個,凡是涉及到這個,對受刑人他的這個權益侵害的這種監所措施,那我們其實應該要建立這個內部的有效的這個申訴制度,還有外部的這個有效的這個司法救濟,好這就是所有的這些。那最後最後我再提一個,因為那是別組的委員請託的就是說,有關刑事執行的這個程序裡面,我們都沒有去考慮到說,因為我們現在有死刑制度,那死刑的執行的這個程序,向來就是晦暗不明,所以希望能夠建立這個,就是說有關廢除死刑,要不要廢是另外一個議題,但是你現在死刑執行程序的那一個,要怎麼樣去做,既然要透明,那你就要把那一個死刑執行的那一個程序要訂定出這個規則,或者是說法令也好,那這時候這一個部分就是說,我覺得也是屬於所謂的刑事執行的一個透明化的這個議題,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