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我知道這是我要提的是少年的部分,但是因為這個是跟假釋以及收容處遇有關,所以我在這次會議提出來,第一個部分是關於處遇的部分,那我們的少年受刑人的部分,如果他入監的時候,他未滿21歲,那他可能可以送到明陽中學來,但是在這個執行期間,他因為可能在,我們的少年有時候就失學的可能,就是沒有上學的這種情況這樣。他需要去完成高中學歷。那他可能假設他在進明陽中學的時候,他可能是21歲快要21歲。

因此能夠進入明陽中學,那進去之後,他在快要完成他的這個高中學歷的時候,他可能差兩個月三個月,但是他滿23歲了,一旦他滿23歲他就必須離開明陽中學。他就可能就差一個月兩個月,他就沒辦法取得高中學歷。那這是受限於說監獄行刑法的第3條,這一個第2項,他說……對不起第3項。他說受刑人在18歲以上未滿23歲者依其教育需要得收容於少年矯正機構至完成該級教育階段為止。有這樣一個限制,也就是說他最多只能,他到23歲非得離開明陽中學不可,但是為了,我想我們的條文其實也很明白的寫說,讓他能夠完成該級教育階段為止,但是這個上限是23歲。

那我提出一個建議是說,我建議修正監獄行刑法這一個規範是說,如果受刑人在開始執行時,他的年紀是18歲以上未滿23歲者,只要他進去的時候是沒有滿,還沒有滿23歲,至少把他這個學業完成,不要說他差1個月、2個月,就滿23歲那就必須被迫離開,那他將來離開這個監所之後,他離開明陽中學,他會被移到成人監獄去,到了成年監獄去之後,有一天他會回到我們社會上來,那他這教育上,他就因為那兩個月或者是那幾個月的時間,他就必須重修。那我建議是修改監獄行刑法這個部分,這是關於處遇的部分。

那第二個部分是關於假釋的部分,我們的少年事件處理法的規範上,就少年的假釋有一個相對優惠的規定是,有期徒刑成年人是二分之一以上能夠假釋,那我們的少年犯是,成年人是二分之一以上能假釋,少年犯是執行徒刑三分之一以上能假釋,但是我們在實務上我們看的到說,我們的少年通常不見得在三分之一就可以假釋,就可以申請假釋,他可能還會被要求到接近二分之一這樣一個標準,也就是拉的跟成年人比較接近一點,但是這跟我們目前的少年事件處理法本身立法的精神跟目的,我認為可能是有不太符合的地方,那因此在這個地方我也會建議說,是不是就少年的這個假釋的條件上,也能夠,我要求的只是說符合我們少年事件處理法目前的規範,三分之一以上就應該開始評估他的假釋,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