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對不起,在這個議題我其實是個素人,那聆聽各位的高見,真的很感動。那麼對於假釋透明化的問題,很謝謝有機會,上禮拜去宜蘭監獄參觀,那麼實際了解的結果,雖然假釋是經過一個委員會來審查,那可是事實上,委員會並沒有真正接觸到受刑人,那麼往往是根據這一個教誨師他個人的一個意見,然後就會相當程度的影響到整個委員會的決定,那這樣子的程序,其實是很容易誤判的,這個猶如一個合議庭的法官,那其他的法官都沒有調查證據,都沒有這一個審問這一個當事人,那就做成了一個判決,這是很危險的。所以有沒有可能在假釋的程序裡面,應該要讓委員會的成員,在做決定的時候,能夠接觸到受刑人還有他的真正的做成假釋決定准駁與否的這些證據,能夠參與的,以免完全受教誨師一個人來影響,那很容易有偏差,這是個人的建議,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