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謝謝署長,他也就法務部提出的方向跟大家做的報告,那我們接著請司法院報告。

林尚諭法官(司法院刑事廳):

司法院刑事廳報告,那今天的議題裡頭有提到要評估是不是設立刑事執行專庭,我今天先簡單講一下,在司法單位來看這個專業法庭的設立。我們專業法庭的設立,他的主要目的是在增加法官的專業知識,提高整體的審判效能,所以現在如果,一個法官要承辦專庭的案件的話,依照我們的規定,他必須連續辦理該類案件滿三年,也就是要希望這個法官能夠久任,另外就是需要每年參與相關專業案件的進修,也就是希望能夠透過背景知識的培養,讓法官能夠更了解這個案件的類型。目前刑事事務的專庭包括了八類,包括醫療、金融、智慧財產權、性侵害、少年、軍事、原住民族還有強制處分。那在評估要不要設立一個專庭的時候,我們主要考慮的是三件事,第一個是包括這個案件的專業性,第二是這個案件的整體數量,第三個是整體司法資源目前的運用狀況。那目前我們已經有的刑事專庭裡頭大家的收案量大概是醫療案件比較少,去年度只有100多件,那金融專庭還有軍事專庭約300件,少年案件是1000出頭件,那智慧財產權跟性侵害案件各是將近2000千,原住民有1萬1千多件。這1到7是屬於訴訟案件的類型,第8類是屬於聲請案件是屬於強制處分,聲請案件包括了像是聲請搜索票還有聲請羈押被告,這樣的案件去年有3萬多件,另外通訊監察,也就是所謂的監聽案件,去年有8萬多件。

那我們按照這個可能會影響到收容人權益的案件類型還有救濟管道來分類的話,大概可以分成五類,那第一類是受刑人不服檢察官指揮執行的案件,那這一類的案件跟這個收容機構比較沒有關係,主要的案件包括了像是檢察官能不能讓這個被告易科罰金的決定,還有他的執行期間的計算有沒有錯誤,譬如說他的判決確定前,他有被羈押過,那羈押日數折抵有沒有計算錯誤的問題、第二個類型是受刑人不服法務部撤銷假釋的處分,那目前這個狀況是必須受刑人要等到檢察官指揮執行剩下的殘刑的時候,才能對檢察官的指揮執行來聲明異議。那這個一跟二的部分,一跟二的部分都是依刑事訴訟法484條的規定,向法院來聲明異議,那去年度相關的案件,總共有861件。

第3是受刑人不服法務部,不予假釋的決定的時候,那依照司法院釋字691號的解釋,他可以向行政法院提起訴訟。那從司法院釋字在691號在100年10月21號公布開始,那行政法院的收案情形是已裁定終結只有24件,那這已裁定終結的意思就是這個起訴根本不合法律程式,譬如說沒有繳裁判費,或者是他的書狀裡頭沒有寫訴之聲明,那法院請他補正,他不補正後,法院就直接裁定把他駁掉。所以這24件他是沒有經過經過實體審理的,那以判決終結,就是經過實體審理的部分是10件。那第四就是羈押中被告不服看守所的處遇或處分,然後請求救濟的案件,那依照司法院釋字第720號的解釋,他是可以準用準抗告的規定,向裁定羈押的法院來請求救濟,那從釋字720號在103年5月16日做起,公布的時候起算,目前也只有收到25件。第五個案件類型是受刑人不服監所的處遇或處分的案件類型,那目前法制設計下,他沒有向法院請求救濟的途徑,他只能依照監獄行刑法第6條的規定,向監督機關來做內部申訴,所以司法院這邊並沒有相關的內部統計。那我們剛剛有講到在評估要不要設立專庭的時候,除了專業度的考量之外也必須考慮收案的情形。那依照目前現有的統計資料,其實這個三到五的部分,他的案件數是相對少的,那也許我們可能會先著重在去考量看看,為什麼法院已經開啟這個救濟途徑的狀況下,利用法院救濟途徑的案件其實數量這麼少。那是監所內部的這個法律扶助的資源不足?還是怎麼樣的監所文化讓這些受刑人或羈押中被告,他不會去使用法院的這個外部救濟管道?那如果將來這個案件數有增加的話,我們再去評估是不是適合設立刑事專庭,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