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其實我剛才就已經講到這個部分,那也就說這個刑事執行這邊包括這個假釋的這些的這個所謂的司法救濟的管道,那也就是說剛才主管機關的報告說數量很少,因為全部都是被駁回。都是被駁回,因為他現在行政法院的態度就是說這個不是他可以管的,那個事項所以他都是用駁回的方式,那在我提供的資料裡面,甚至還有1號還算新進的104年那個台中行政法院的,他就說假釋這一件事情是國家的恩惠,你根本被駁回,這個不是一個權利受到損害這樣子,所以都是不管事裁定或者是判決都是駁回的,所以這相對會影響到這個受刑人提出這個訴訟的這個意願。那我們現在如果說要改革的話,其實就是像剛才我講的就是說,從這個假釋審查的流程就要開始改革,就是說包括這個相關人受刑人、被害人等等相關的人的這個參與,那才用這個比較像聽證的這個模式,然後附具體的理由,到底駁回的,駁回這個假釋的理由是什麼,這樣子,如果這些能夠,前提能夠處理好,那之後的那個司法救濟,他就有辦法審查,他就比較有辦法去審查,那目前這個草案的這個設計,就是說我知道主管機關法務部他很想是,走這個就直接用刑事訴訟法後面400多條那邊那個聲明異議的方式。但是我仍然要強調說那一個聲明異議的方式,就是說他完全不是一個,就是說具有這個參與的一種符合正當法律程序的一個方式。

那要不要設這個專庭,我可以保持彈性,但是就是說你要把他選擇放在刑事庭或者繼續由目前行政法院來處理的話,那都要改變那個心態,就是說對這個假釋的這一件事情,就是要可以肯認說,它是一個權利事項,然後你就是說不准假釋的話,這時候是屬於侵害權利的情形,所以不論用刑庭,刑事庭或者用行政法院其實都要去實施,實質的審查,他這個假釋的這個決定的合理性。那再來就是說這個,其他的這一個監所的這個處分的這個司法救濟的這個程序,那我的建議是說,其實你,就是要去考量到說這個監所的這個處分,是不是會牽涉到,牽涉到受拘禁人的這個權利事項,只要有牽涉到的話,其實你都應該賦予他這個救濟的管道,那程序上同樣就是說,你不一定要設專庭,但是考量是刑事庭,還是要用行政訴訟的程序,那一樣的這個問題就是說,你要符合這個聽審權的要求,正當法律程序的要求,那還有剛才漏掉講就是說,專業代理,就是說這個部分是不是要讓他可以有這個律師的這種專業代理的人來協助他來從事這一個司法救濟的這個程序,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