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我非常贊成剛剛黃委員提的這樣的一個觀念,我在此的話,分享一下在我們少年案件的做法供各位委員參考。我們少年如果被裁定送感化教育的時候,其實現在目前法院的話就會在審理案件的過程中,他一定會請少年調查官去做一個調查報告。那調查報告裡面就會去分析,提出說要去感化教育的建議的同時,我們會建議,因為我們對這個孩子非常了解,我們會提出來他在感化期間,應該要去處遇,要提供他的處遇事項,我們會提一個意見書,然後的話連同我們的審前調查報告提供給矯正機關。那我們會期待說矯正機關的話,一開始接收到這個孩子的時候能夠快速的了解小孩,然後甚而的話了解說我們外面的評估,希望說他在感化教育期間裡面需要達成的事項,需要輔導或教育或說要取得執照,職訓執照,哪些事項是他需要的,我們會做這樣的一個分析報告。

那提供給矯正機關之後的話,他在裡面的話,很遺憾的我們現在少年的矯正教育還是也是用累進處遇這樣的一個措施,那他累進處遇的話,他分數達到一等的時候或二等的時候,他會開始提名,提出他要申請免除感化教育或停止感化教育。那目前的話,各法院的少年法庭,收到這樣的一個申請案件之後的話,我們的法官還會再請教化案件給我們的少年調查官,我們再進去少年感化教育處所去跟這個孩子談,然後去調一些資料,瞭解說他在這個感化期間裡面的話,我們當初所提出的處遇意見,他達成率多少,甚至的話,我們會從外面他的社區裡面去找他的父母、他的家庭,甚至他有時候他是決定,他是出來要先去就學的話,那也有一個措施去跟一些學校溝通,讓這個小孩子能夠接續出來有就學的可能,那所以我們是評估他在內的表現,以及他當初的處遇計畫的完成度,以及他社區的話,這邊的安排是什麼,然後家長的話,甚至有時候我們會要求家長要提出管教計畫來讓我們瞭解說,這孩子出來回到原生家庭之後,家長準備要怎麼改進,然後能夠讓這個孩子不會再犯,那我們提出這樣的一個完整的報告以後,提供我們的少年法官,法官再據以說裁定說是要讓他停止感化教育出來,或免除感化教育,那甚至可能他的完成度還不夠的時候,我們甚至會駁回這個申請。那所以說的話像這樣子一個機制的話,我是建議說成年這一邊的話,其實是可以參考,那受刑人他入監的時候,其實有一個分類調查,那個分類調查的話,其實我們目前來講的話,沒有,不了解說他的一個精緻度和完整度。那如果說在那個階段的話,我們在分類調查裡面,就能夠提出他的教化建議的話,那事後的話你再審查假釋的時候,其實那個受刑人他也知道說,你建議我在這段時間我需要去做哪些改變,那你也讓他知道,那他如果努力達成之後的話,完成度高的話,那自然而然這就是一個假釋的條件了,這以上的少年的做法供大家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