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這個主持人,各位委員大家午安,差點講晚安。這個我兩個問題我有點不太清楚,但是也是我的建議,第一個我剛剛從這個幾位委員的這一個意見裡面,就是我在想像那個所謂的假釋這件事情,就像如果我們從人類的行為來講,那他其實是一種希望他,要引導他到,確認他到已經有某種行為表現,那所以我們希望他有什麼樣的行為表現,不是,我不知道現在他們到底這個被收容人他知不知道,獄方或者是我們的假釋的具體的行為的方向是什麼,這是第一個我不清楚的。因為從如果說,我並不清楚我要被,我是希望被引導,我展現出什麼樣行為,那當然我們講說,行為不一定他真的內化,但是他至少行為慢慢就會內化。應該這理論上是這樣吧,所以他應該是要被告知的吧,我其實在看這議題的時候,我在一開始,我在想我自己在家裡想那個所謂的透明,應該第一個是這樣,我要被告知。

第二個剛剛劉委員提到說,大家有一個潛規則,大致上自己可以猜測我現在的刑期執行率到達多少。我是不太懂為什麼是要用自己去猜測,這個對,可是這個我是說,以現在我們的政府機關裡面,或者不管,那我們假使我今天是一個升遷的候選人,那我的人事人員,或是我的機關,他定期就會告訴我說,我在某一個事情上我們現在不管是得幾分或是什麼狀態,那我不知道這是不是因為有這一個主管機關的考量,所以要讓被收容人自己用潛規則去猜測,還是說這是不能講的,就是要讓他有一個模糊,然後後面要怎麼樣,我只是說從一個很外行人,我想像中透明是兩個。

第三個因為我在學校有負責一些學生的個案的這種東西,那當然這個地方涉及到有一些類型,他真的是要每一個叫做專管,一個人一個卷宗,一群人管他,去注意他,那還有一些他可能是可以一個照顧幾個,這樣子的情況那如果說,我們剛剛提到就是說,也許每一位被收容人他都是有一份專案的這個管理,當然對他的來講會比較好,但是如果說萬一我們的主管機關,那這一塊又沒有辦法引進更多的外部的資源,包含NPO包含公民社會。那也許可以把他有一些是一個案子一個案子專管,那有的可能是可以有比較類似剛剛我們主管機關講,他們其實做了非常多,可是那些其實就是我們召集人講,那個就是in general,一群在那邊坐在這邊,那當然這個當中可能還是要稍微細膩一點去分他啦,那前面兩個是我對透明的想像,不好意思。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