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這個部分我先簡單說明一下,剛才那個我想如果請刑事局報告,大家應該沒有太大意見,那我們就請,那請那個幕僚單位轉知刑事局做,先提供書面資料,那可能我們再看他資料情況,可能做五分鐘或八分鐘的報告,這個部分我們就做成決議吧!那有關除罪化這個部分是大家都很重視,很多委員都提到就是說,剛才我們第一個問題也提到,台灣的問題還是在我們的刑事政策過分廣泛,那部分的刑事的訴訟,其實並沒有實質的意義,剛才講到著作權當然是其中一個,因為著作權就是說,我想各位都了解,這也是侯委員,他自己是做出版的,你不小心用我一篇文章,或用我一張照片,像我自己做出版,那就是你就賠我錢嘛,你去坐牢對我沒什麼好處,告了半天你也不會坐牢,這台灣實務上這個部分,我本來是一直希望說,法務部跟司法院要給我們這個資料就是說到底台灣著作權有多少人真的坐牢,案件量多少,起訴量多少,然後坐牢的分析,這是非常具體的。

那新聞誹謗更是如此,因為新聞誹謗是大部分的新聞誹謗都是,這個我上次意見,如果各位同意我們應該雖然我是新聞工作者,我儘量不要跟我利益有關,但新聞誹謗這個東西如果做數據統計,拜託法務部跟司法院做一個數據統計,各位知道新聞誹謗從來沒有一個人坐過牢,在解嚴以後,陳水扁總統是在解嚴之前。也就是說解嚴以後,新聞誹謗的案件,我想是成千上萬,但是沒有一個案子實質失去自由,真正去坐牢,都是易科罰金甚至都無罪,無罪的比例極高,有罪的都是易科罰金。

但是民事的很多,民事很多,像壹週刊賠了很多民事的喔,也就是說刑事根本就是以刑逼民,或者騷擾干擾新聞自由啦!簡單講具體,因為都沒有成立,那這個部分我在籌委會已經講,那請法務部,如果委員覺得這個是議題,因為很多委員在上次的就3月13號籌委會上,一直要求,因為我們有一個刑事的檢討,所以他們認為,委員都認為這會議紀錄可以查,因為那天當場有錄音錄影,有錄音,他們講的就是說,因為我們有一條叫做,我們的第5-3,最重要就是刑罰制度的檢討,那他們認為,籌委會認為,刑罰制度的檢討包括除罪化,所以除罪化,那後來何委員特別跟我強調就是說,至少把著作權的部分處理,就是至少,因為很多人因為著作權被告,被告他刑事處理,他就非得要去因應不可,賠錢還不能了事,或者他賠很多錢,因為不賠很多錢他就不跟你和解。

類似這個我覺得,如果我們當然全面性比較難,像包括通姦除罪化,因為通姦罪台灣社會輿論上意見不見得一致,但我想如果我們可能,第一個至少針對著作權,第二個,如果著作權完,那請如果大家我們是不是討論,如果大家願意做成決議,我們就請法務部跟司法院就這兩個罪名,做一些,先做一個大數據的調查分析,把過去一年或兩年的案子,做一些分析,統計給我們,那我們就那個統計,再請我們的第三組的5-3的小組專案人員或我們大家來看,到底是不是我們認知的,如果跟我們認知一樣,因為其實這個也要請我們陳次長給我們支持,其實紓解訟源是對法務部跟司法院幫助最大的,其實這個是,另外一個也當然要適度保障人民權利,那這兩個如何做一個均衡這當然是大家,因為那天蔡委員提到是因為,那天很多籌委會都認為是本組的工作啦,那大家覺得,許委員也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