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謝謝召集人,就是說就這個反貪腐法制的部分,就是說剛才主管機關有報告,但是我的意見是認為說你如果原來的這個法制你沒有把它正常化去做比較好的這個修法的話,就是只是想要增加這個哪一個署,再去做這事情,我覺得有點本末倒置。

所以我有提出這個書面意見,簡單地講,就是說我個人希望說這個我們原有的貪污治罪條例跟刑法裡面瀆職罪章等相關的罪名,可以好好的趁這次的機會做一個重新的整併,還有包括檢討它的這個刑度,使罪刑能夠相當。

那我其實書面意見裡面我有把那些罪名都挑出來,那我簡單地講就是說,如果是貪污治罪條例跟刑法瀆職罪章,他有這個相……其實是一模一樣的相同罪名或者已經涵蓋的這種罪名,很典型的就是那個職務上的賄賂罪、違背職務的賄賂罪還有行賄罪的這個部分,那因為兩個法律它的刑度差異太大,差異太大然後就會導致這個適用貪污治罪條例的話那個實務,就是實務人士講說那法官就判不下去的這個問題。所以希望說這個部份能夠做這個整併。

那還有裡面的一些要件,就是剛才主管機關報告講到說,什麼法定職權說,什麼實質影響力說,它是牽涉到這個賄賂罪的那一個職務的概念,違背職務的概念到底要怎麼用,這些東西我都希望說不是,就是最高法院它不同庭不同的意見,這樣子去處理,那會造成下級法院或者說人民的,在對這個問題的期待會有那個影響,所以這(麥克風斷)13:35在考慮,那另外就是說貪污治罪條例裡面,第二就是貪污治罪條例裡面有一些根本就無關這個所謂的澄清吏治,或者是說要去讓我國的公務員能夠所謂的廉潔這樣的一個目的的追求,像我有舉出的那個,外國的公務員的這個行賄的這個罪名,那還有這個好像那是第11條的第3項,那還有這個第16條的,就是說你去所謂的誣告人家犯貪污的這個,然後也把它放在這部法律裡面,這個其實應該要廢除,應該要廢除這樣。

那再來第三個,就是說會有很多在貪污治罪條例裡面,它因為過去的時代背景的立法,所以其實要件是很不明確的,或者根本就幾乎沒有適用到人家罪名,我在書面裡面都有寫到,第4條、第5條、第6條裡面的某些罪名,其實那個都非常不明確的這個要件,其實都應該要刪除這些,這些罪名。

那最後就是這個圖利罪的問題,就是說剛才主管機關有報告講到說我們其實想要增訂這個所謂的利用影響力的交易,或者說不當關說斡旋等等造成的這個公務信賴影響的這些罪名,那我是建議這個圖利罪其實它應該跟這些想要新增的罪名去做整併,也就是說圖利罪我們在貪污治罪條例裡面,它有所謂的對主管事項跟非主管事項,這樣所謂的直接間接的圖利。那其實非主管事項的那個直接、間接的圖利其實就是現在想要立的、新增的這些罪名會那個……,應該可以涵蓋的。所以這個部分就是說,不是光新增罪名,然後你圖利罪同時要檢討,跟這些新增的罪名一併去考慮怎麼樣新設罪名。

好,那最後就是我書面裡面有提到這個公務部門的吹哨者鼓勵跟保護,那主管機關的書面資料裡面有去提到說現在想要增訂那個法制。那增訂這個法制其實你同時要跟貪污治罪條例裡面的十三條跟十四條這個所謂的「庇護或不為舉發貪污」的這個罪名,要同時去考量。那我們那個罪名用的是非常的、相當的重,那你反而讓人家其實是不敢去做舉發的。所以我希望說這些條文都跟你現在想要新增的這些制度,公部門的吹哨者的這個保護的這些法制要重新再考量,去加以整併,然後建構出比較好的這個,一個新的法制,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