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非常感謝部裡面的說明,那也感謝幾位委員提出的書面資料。那我們之前在會前會的時候其實針對防貪、防逃跟防止金流的外流,其實我們也做過非常詳細的討論。那我想在我們最後做成結論之前,容我先陳述一下。因為最重要的一點是,我國已經簽署了聯合國反貪腐公約,也頒佈了施行法。那雖然我們不是會員國,但這個公約既然簽署下去,就有內國法化的必要性。那麼所以有些部分可能不是說我們自己覺得要怎麼修,而是必須配合反貪腐公約的標準來檢視我們的內國法。那比如說我們在之前討論的時候,就如同盧委員有提到,第一個就是說我們的結論也是一樣,我們必須要重新地去整併貪污治罪條例,跟我們的刑法瀆職罪章。因為貪污治罪條例裡有太多其實不合時宜跟構成要件不明確,那這有違反罪刑法定原則。

那麼第二個,貪污治罪條例刑度過重已經不合比例原則,同時它也嚴重地限縮了檢察官的緩起訴處分權。我們其實國家養成一個公務員並不是很容易,那如果在這個過程裡面可以擴大檢察官的起訴裁量權,那麼用緩起訴的方式給公務員一個自新的機會,才有可能結合我們後面提到的吹哨者保護的條款。所以如何適度地降低刑度,然後擴大檢察官的緩起訴處分權這個也是符合公約裡面的需求。

那麼再來就是說,因為我們有一些條文其實是按照公約的意旨來制定的。比如說我們的……,規定我們的企業不可以在海外賄賂。那麼這一點其實是聯合國反貪腐公約非常強調的。比如說美國的海外反貪腐法、英國的海外反賄賂法。但是這一條我們制訂了以後,如同盧委員提出的,我們的整個稽查跟起訴跟定罪是零,我們沒有實際上在做這件事,所以才會讓人覺得績效不彰。那事實上,整個反貪的架構要從過去只focus在公務員的廉政,而要去移到企業的行賄行為。過去我們的想法是公務員是很強勢的,然後用它的這個藉事藉端去勒索一般的人民,那私人很可憐。可事實上,各位去想一下,遠雄跟葉世文先生的案子。遠雄建設它可能因為行賄的關係,它的收益可能是超過數百億的這個林口合宜宅跟八德合宜宅的收益,那麼葉先生它只收了幾百萬的錢,他可能要被褫奪公權終身、判二十年的有期徒刑,那麼遠雄這邊卻可以用緩刑的這個處分金來處理。所以如何focus在企業,包括企業如果它持續它的行賄行為,未來在海外的行賄也會面臨非常大的風險。所以未來整個防貪的趨勢我們會希望從公務員的部分要移到行賄者,行賄者的如何確定,這個企業者可以做一個連結的,這個企業的教育跟企業的治理,這一點是非常重要的。

最後一個會結合的就是,聯合國反貪腐公約有規範。其實法人犯罪是非常重要的,那麼這一點我們等一下在法人犯罪會說明。最後一個是關於量刑的部分,就如同剛剛我們講的,它的刑度過重。那麼另外也就是司法院這裡,可能我們在量刑準則也要處理。因為貪腐治罪條例,各位可以看到,其實以扁案來說黃睿靚女士的緩刑處分金在一審的時候是兩億,到二審的時候在完全條件相同跟事實相同的情況下,法官把緩刑處分金變成一千萬。因為法官認為不需要給她一個她付不出的緩刑處分金。那這就很明顯,就是你在條件相同下面,你的緩刑處分金為什麼差異如此之大,那就無怪乎大家會對司法產生不信賴的感覺。所以對於貪腐治罪條例我們整個應該做的,我想我們在這邊的結論應該是,第一個一定要盡速的去看我們的聯合國反貪腐公約跟我們所頒定的施行法,據以檢討目前我國不管是刑事實體法、程序法或是證據法上相關與公約標準不合的部分,盡速加以改訂。那麼以上是簡單做一個結論,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