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關於這個議題、關於反貪腐法,在這個問題個人是同意,對於說把那個貪污治罪條例可以審慎的這個回歸刑法、統一規範做相關的修訂,本人、個人是贊同的。不過因為剛剛……,不管是剛剛委員的發言或是書面上都有提到最高法院關於那個職務上行為是不是有見解不一的問題,那我要趁著這個機會,要特別提一個說明跟釐清。那其實因為我們……,在實務上常對我們的那個見解可能只看到結局部分就以為那個見解不一,可是有時候是個案上的問題。

那我這個提出來的是,最高法院在100年,100年度台上字第3656號的刑事判決裡面,其實它都講得很清楚。那貪污治罪條例所謂職務上的行為,通常固然指公務員在其職權責任範圍內所應為或得為,就是大家簡化所謂法定職權說的這個部分外。通常雖然是這樣,可是這個是就事務官的有法定職權的權限,就是它的法定職權是非常明確的情況之下可以適用沒有問題。可是就政務人員而言,它是鑑於政策決定影響的層面是很廣的,那所以它只要這個行為跟職務上有關連性。那依該公務員的身分地位所產生對該職務實質上的影響力所及就相當了,不必以親力親為為必要。那這個判決裡面有提到說,國家分設官職、各有所司,那以縣市政府公務員為例,科長職的職責,其職務列等列表所訂的職務類別,已足以判定他的職務範圍內所應為或不應為者為何,但就民選的縣市長而言,其綜理縣市政依法享有統轄代表權、組織權、人事任免權、財政權、法規權及重要委員制主導權又負有兌現政見之承諾,則所轄的各局處室政務官莫不跟這個……,就是跟那個縣市長的職務都是有關連性的,雖然他不是親自掌領事務,可是依他的身分地位就足以形成一定程度實質的影響力,可能大家認為這句話就是實質影響力說,那事實上這句話是針對政務官而言。那所以他認為說在這種情形之下,有志意不應為而為,或應為而不為的情形,就被認為是違背職務當然的行為。那這樣才符合曾經立制的立法本質。

所以就這個判決來講,其實就實務上來講其實沒有所謂兩說,只有依照他的身分或職務來界定他所謂職務上的行為。那這個是我所要做的說明,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