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召集人、主持人、各位委員還有各位幕僚大家早安,大家好,那有關於這個目前在討論這些議題,我想剛幾位委員還有我們第三小組的之前的討論,那我個人都非常的同意,因為我也有參與討論,那在這邊我想只有幾個具體的一個⋯⋯不是具體,是有關於將來法務部在處理這個議題,還有後面有關於這個機構的問題,有關於整個反貪腐法制或是mechanism這樣的概念的時候,我有幾個建議。

第一個就是請遵循幾個原則,第一個原則就是剛其實我們志潔委員有提到,就是聯合國反貪腐公約裡面,我想其實目前我們在內國法化的部分也已經啟動了,而且其實各機關已經開始在配合,所以我想這個是一定相關的部分要稍微逐條去檢視,這是第一項。第二項就是說一個反貪腐法制,我們整個的去思考我們整個的相關的立法,其實我們大概都是從防弊的角度出發,但是如果只有從防弊的角度出發,那顯然可能跟現在全球反貪腐的一個趨勢是不合的。

反貪腐本身並不是目的,反貪腐是為了讓整個政府或是相關的社會運作,能夠提升更高的一個公共價值跟公共利益,所以這當中我會建議就是說,在第二個原則就是從興利的角度,那整併,除了剛剛委員們都提到很具體的整併相關法制以外,去檢視一下相關法制當中,會去除,就應該去去除會妨礙各個適用對象,這當中包含了所謂的公務員、包含了剛剛劉委員提到的醫療院所的部分,其實也當然包含私部門,這當中可能有一些法制、或是一些規定、或是量刑,它可能會妨礙了這些相關人員來行使職權或在組織運作的時候願意更進一步去提升公共利益或是更積極的這種興利的這種條文,或者是說相關的內涵,那我建議在這次裡面應該要去思考,不然的話我們的公務人員其實越勇於任事的其實它的風險越高,那我覺得這個對他們來講是很不公平的。

第三個就是從防弊的角度,那防弊的角度呢,第一點,就是對象的擴大,對象的擴大。

這當中,包含我們目前大概過去想的都是公務人員你只要處理的對象都是公務人員,可是事實上我們知道,一個貪腐的事件它一定有行賄跟所謂的收賄,就是必須雙方,所以這個對象。第二個,公部門以外其實當然包含私部門,那我非常贊同剛剛劉淑瓊委員所提到的,我們基本上都會認為你只要是NGO或做公益的一定就是好人,可是事實上在國外很多的實務的調查,事實上國內也有調查過,我們的NGO其實在這一塊上面有一些表現的真的很不當,特別是有一些醫療院所它其實本身是它的企業集團下面一個所成立的。

那我想這個議題在過去好幾次的中央廉政會議裡面都提到過,那其實我們楊副組長在這邊也知道,只是都議題困難,沒有做成決議,那我想這是包含對象的部分,那再來就是有關於防弊的範圍,就是所謂的boundary,那個不只是在臺灣,包含海外的部分,那我非常同意盧老師剛才有提到,就是說哈盟沒有實益,可是沒有實益必須去檢討的是,我們都沒有人在外面行賄呢,還是因為怎麼樣怎麼樣,因為這個在APEC要我們每年填的反貪腐法制或者是TI……國際赦免組織總部因為我都會負責去填這塊,我都不知道怎麼填,我要怎麼告訴人家說我們真的很清廉,可是他們就會說那不可能啊,你就是明明去經商的地方它就不是啊,那你們這些人是神嗎?臺灣人。那我想說這個地方可能我會建議暫時還是不要把它去除掉。

最後一個就是要有前瞻性,其實我想臺灣現在走到這個地方,難得我們大家可以共聚一堂,未來到底臺灣需要一個什麼樣子的比較能夠讓臺灣永續而且能夠在很多面向,包含興利防弊跟未來永續發展上面都能夠有效的防貪的法制,那我想這個前瞻性的部分那四個主要的原則是建議我們未來法務部在思考的時候,我再講一次,全球趨勢、興利、防弊跟前瞻,謝謝。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