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30秒就好,我想民意機關當然是台灣政治上非常值得去注意,那大家也可能認為他們有相當程度的貪腐,但是我不太相信把一個人派進去就能夠發揮它的功能,而且它在制度面上的彰顯的意義,那個對抗性非常的高啦,那我比較覺得說我們常常在報紙上看到說某一個縣的縣議會二十年沒有刪過一毛錢的預算,這個縣的縣長就讓他們負債600多億,那像這種情況真正的問題是不透明,極度的不透明,我是覺得我們在地方制度法或其他法律面可不可以去要求地方級的政府,其實中央政府比較好一點,地方政府中央政府也是一樣,就那個財務的透明公開,要積極地檢討到什麼樣的程度,我是覺得你把⋯⋯都看的出來嘛,買一個漂流木送給學校兩百萬,那這一看就知道貪污,這就可以查了,哪裡需要派一個人進去,這個資料都非常清楚,所以我是覺得在民意機構的部分應該是對財務透明公開要做的更積極一點就可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