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容我在講一下,我是很……我是全力支持剛才周老師講那三點,就是我們對民代還是應該給他有合理的約束甚至有法制的規範,但這個部份我個人的意見是說我們不要做太抽象的定義,那不如我的……如果大家,我簡單提一個建議就是說,我們應該有一個小組去研究針對國外對民代的規範,那我們針對國外民代的立法像蔡委員對透明組織很有研究,如果以蔡委員為主或周委員能夠參與,那我們下次會議再針對這個部分就好,我覺得我們不要就是說我對於,我完全同意就是民代政府部門跟私部門,包括財團法人都是我們這次反貪腐的重點,這點我完全同意,那我希望是說我們要有具體可行之方法,而不是抽象的原則,太抽象我覺得其實在執行上不容易落實啦,那等於我講的就是說每個人都應該堂堂正正做人,那有講跟沒講一樣,因為人家他過斑馬線尊重紅燈,這才具體,那我們要針對民代好不好如果大家沒有不同意見。黃律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