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具體的做法,其實剛剛在講配合款大家都深惡痛絕,那其實配合款背後有一件事就是民代認為我在為民服務,所以關鍵應該是說為民服務的界線到哪裡啦,因為剛剛檢察長提到說要做法治教育,最應該做法治教育是民代啦,因為民代都覺得我就是替我背後老百姓講話,他也不管是幾個老百姓講多少話,隨便他高興的,我倒是認為說我們應該促請相關單位,我所謂相關單位應該是檢察部門法院跟內政部,因為這分別是檢、審跟行政主管機關,應該要釐清民代為民服務的界線,那這個非常容易啊,就把所有貪污治罪條例成罪的不成罪的涉及民意代表的整理一下,你就知道哪些類型會被認為是犯罪,你就把這個資訊公布出來,所以以後民代在幹這種事,那就是犯罪,這個把這個界限釐清,因為民代沒有那麼優秀啦,真正檯面下的那是比較高段數的,一般都是赤裸裸的,所以赤裸裸你就告訴他這些不能做,不能做,不能做。他還要做那吹哨者才會跑出來因為已經白紙黑字這樣講了,所以我是建議具體講就是說,應該要對於民代為民服務的界線,做一個適度的釐清,讓這個社會能夠理解,拿來杜絕跟減少這樣的弊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