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那好我同意但是,現在就是說我們因為任何東西我們都還是要有一個比較具體的,像剛才黃委員提的就說我們要檢討因為台灣的審計導致於我們很多就是說包括教授的協助研究案的問題,我們至少可以舉一個例子說明說這個是影響很大的,但我們如果說現在要檢討,陽光法案,那我們總是要有一個例子,萬一有人舉手我覺得是,我不曉得各位看法,我是主張說因為,就跟我們對很多東西還是要稍微具體一點,有人問我們才能夠回答嘛,不要太籠統的,太籠統雖然原則性是可以,但那個原則性要很明確比如說我們要檢討這個,需要建立吹哨者法案,這其實就可以,雖然他還是很……我們沒有草案沒有東西但這就比較具體,是不是往這方面或請林委員幫我們去安排一下就,因為我們下次再提啦因為今天,請廉政署針對民代的部分好不好,雖然我知道廉政署對廉政署或對政風處、對法務部這是很,因為好不好你就請就民代的監督的部分包括陽光法案遊說法的部分,的不足,我想其實也很多學者專家都有做一些研究啦,那下次會議提供給我們參考,那這個部份我們就到,那再來就是剛才講那個周委員那個,對,楊副署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