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二)建立本土性的假釋評估基準。

(三)矯正機構於服刑或假釋期間,應提供受刑人與被害人達成和解,或達成關係修復的機會與程序,並考量納入假釋審查事項。

(四)慎重考量廢除累進處遇制度,以其他制度如善時制作為計算受刑人所服刑期,連結刑法中的假釋刑期門檻,或者將累進處遇制度與提報假釋脫勾。

二、現行監獄的假釋審查雖經委員會,但委員會的委員並沒有接觸受刑人,往往根據教誨師的意見即做決定,實屬不妥,假釋的程序建議採行類似聽證模式,並且有受刑人的參與及諸如律師的輔佐,被害人或家屬的意見,與受告知是否參與,假釋審查程序應重視。

三、假釋中再犯微罪,卻會被撤銷假釋,不合比例原則,建議修正刑法第78條,使假釋撤銷,使撤銷假釋容有裁量空間。

四、建立受刑人的個別式處遇計畫,以達教化可能,且有助於假釋時審查期處遇計畫的完成度,特定犯罪諸如性犯罪、家庭暴力犯罪的處遇內容要融入性別意識的觀點。

五、有關少年分監之處理,因係法律保護的未成年,請檢察官於指揮執行時,能逕發明陽中學執行,而非暫時安置於成人監獄,希望法務部能勇於任事立即執行,若入監時未逾23歲者,應允其完成學業,不受上限23歲限制,建議修正監獄行刑法第3條第3項,另,少年的假釋實務常見不能於執行刑罰三分之一即提出假釋,建請實務能落實少年事件處理法的規定,此列為紀錄。5-5議題會議時當成5-5之討論議題,請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