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主席,因為這段話是我上次發言的內容,我認為實屬不妥是比較恰當的,因為各位可以想,三審定讞甚至不知道幾次的更審,最後判決出來了,是一個刑期,結果假釋就是一個委員會,就實質上把他的刑期作一種縮短,所以這個程序應該是要周延,應該是要直接審理,要不然目前的作法,我聽那個劉委員的講法,其實是很容易被操弄的,那這個是影響重大,你看我們,三審定讞的東西,耗用了多少司法資源,這個委員會很簡單就給他例如打五折,這個程序應該是要周延沒有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