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首先要跟大家講,大家辛苦了,那我們已經給各位要便當來了,各位可以邊吃,那我想針對議程,剛才也跟幕僚在討論,我自己也在想,議程的話,我們今天這一次會確認我們上次的會議紀錄,那再來的話今天我們剛才討論了反貪腐,那林委員已經把反貪腐的會議紀錄送給幕僚單位了,待會我們就可以在螢幕上看到。那今天因為我們每次都是在法務部啦,那可能對於法務部列席的人員呢,我們可能就比較簡便、就不一定今天處理了,那今天我們有兩個案子是有其他單位,包括第六項的微罪請了經濟部智財局、第八項的偵查管理請了內政部警政署來,那是不是我們做個議程的調整,就是說,我們今天第一、第二、追錢的,然後再來就討論第六、第八,把這兩個有外部列席官員來的,我們讓他今天就報告完畢;那我們把……可能今天如果能夠討論一半,好像已經功德無量了嘛。

那我們就這樣子,也不要貪多,耽誤很多列席官員的時間,因為他們、大家工作都很忙碌,業務也都很忙。那我們今天就是一、二、六跟八,今天看能不能討論完畢,那另外四個我們就留著下一次,那我們待會來討論,今天的臨時動議會討論我們加開會議的時間。那我把議程做這樣的調整,各位有沒有不同意見?如果沒有不同意見,我們幕僚單位就這個部分,請其他列席人員可以做稍微的調整;那各位可以吃完便當再走,不要客氣。實在不好意思耽誤大家時間,那下次我希望我們會議的調整……我們已經開了第三次會議了,我們對我們討論的時間跟各位踴躍的參與已經有基本的認識,那我們可能就用這個方式來處理。

那另外一個就是說,其實我一直在想我們的決議,因為我們本組──我上次在小組會議有提過,因為本組是最作業性的一組,我們如果相對於第二組的憲法法庭,人家弄的是憲法,我們弄的是獄政作業管理;那如果我們再弄到……我覺得我們還是要謹慎啦,我一直提醒各位就是說,我也不希望讓人家覺得,雖然不是……這沒有高低啦,都是有關的,但我們在決議上能不能不要太細節化?比如說,我還是覺得如果我們把它弄得太細,就等於我們去幫那些行政部門──因為我們的決議都是行政部門要做的,不論是法務部或任何部會要做的東西,那我們把決議到那麼細,好像我們在幫它在想怎麼做了。這是我覺得,像剛才我們講到,就是說,比如我們剛才講到,那個處遇制度好了,其實我們如果用決議上當然可以講說,目前的處遇制度有違受刑人的人權,應該設法改善,那建議,就類似建議,就一個括號就好了,那這個可能是在高度上,加上人權會不會更高?我們好像是法務部去視察監獄啦,獄政,給它一堆意見,那我覺得在層次上,我們還是要把層次再拉高一點,可能對於政府機關他們的感受,那我們盡量……我想,另外一個就是說,因為我們也不是監察院去做巡視嘛,我希望我們的還是做一些針對比較普世價值跟原則性的東西能夠提出一些建議啦,那這樣子我覺得會可能對……那至於具體方法,我覺得他們只要有這個態度,我想即使我們剛才提的問題,他只要肯Google,我們很多學者專家,像周委員、盧委員,都寫了很多論文啦,他們只要願意去面對這個問題,我想找到答案其實不難啦,我們其實不需要給他太細的答案,好像我們幫他在做他的工作了。那這是我的建議,當然各位委員參考,我是一直覺得,因為我們這組真的是非常的具體的東西,那大家可以參考。

那我們接著……大家可以邊用餐,那我們就再繼續我們的會議紀錄的確認。好,再來第三個,第三個子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