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好,我這邊大概有三個意見。第一個意見是,我們工作小組在討論的時候我有提出來,其實追錢分成公部門的追錢跟私部門的追錢,那在私部門的追錢部分,很重要的手段就是向法院聲請假扣押。那這個議題本來是列在第二組的議題啦,可是經了解,第二組後來並沒有欲予討論,所以我們在工作小組會議的時候,我有請示召集人,召集人也同意說,如果這個議題跟我們相關,我們可以在這裡討論啦。那這個議題,我具體的意見是這樣子,就是在私部門在追討犯罪所得的時候,往往會跟法院聲請假扣押,那這裡面遇到很大的困難,那假扣押目前司法實務有兩種見解,這兩種見解是互相牴觸衝突的,那講一些讓非法律人聽得懂的語言,如果法院要准的時候,他們就援引最高法院的一些裁判說,如果聲請假扣押的話,如果請求的金額巨大,如果被告他的財產有限、收入有限,看起來顯不相當,那這樣就可以構成假扣押的原因,於是就准了,這是一類。

如果要不准的話,一樣有最高法院的裁判,它是說要要求你聲請假扣押的人,要去證明被告他有實際的脫產行為,那如果拿這個理由的話,就不准了。那我們的經驗是說,如果法院都拿這一個見解的話,其實假扣押幾乎沒有一件會准,因為我們在台灣非常保護個資,必須是拿到法院准你假扣押的裁定以後,你才能夠去跟有關機關查調他的所得資料、財產資料,那如果沒有裁定的話,基於個人資料的保護,你是沒有能力去舉證他有脫產的行為的。所以目前這兩種見解都為最高法院所採,所以我們老百姓在使用司法制度、在聲請的時候,對於這個聲請的結果,根本無法預期,等於是要看說法官或是司法事務官要採哪一種見解,講白話一點就是要擲筊啦,要准不准都有可能啦。這個是很大的痛苦,所以關於這一點我們認為說,司法院應該要統一見解,因為這兩種見解結果是南轅北轍,可是都有最高法院的裁定在支持。那這是我第一個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