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我看了一下邱委員這個意見啦,那第一個,誠如剛剛邱委員所講的,那這個議題,剛剛邱委員所提到,關於聲請假扣押債權人的財產,那要檢討這個假扣押准駁的標準,這個議題是在第二分組二之三之十一「假扣押原因及標準的檢討」的議題範圍內啦,那後來我去詢問了一下,這個議題呢,司法院已經成立那個民事訴訟法的研修修正委員會,把這個假扣押原因跟標準的檢討已經列為他們研究修正的議題了,就是已經在那個民事訴訟研究修正委員會裡面,要列為他們的研修的議題啦。那個假扣押的原因跟標準呢,它所要考量的是如何確保債權人權利的實現、債權人權利實現的目的啦,還有它要避免債務人財產遭到不當的扣押,這兩者是要平衡的啦,所以它的確應該有統一的標準。可是我自己認為,這個基準是不宜針對債權人或債務人身分不同而有寬嚴不一的標準啦,還是要一體適用啦,但不是針對某一個債權人或某一個債務人,它還是跟一般的應該都要統一的標準來適用。

那假扣押自始不當呢,債權人最後會受到敗訴的判決,可能會面對債務人不當假扣押所受的損害賠償,所以聲請假扣押要提出一定的證據,是在證明權利大概存在,跟將來有不能強制執行的危險,也為了避免債務人的財產無端地受到扣押,而且另外一面也可以讓債權人自我檢視的機會,避免將來會不當地扣押而會要負債務人損害賠償的責任。那投保中心是不是可以在一定的條件下,不提出任何的證據或擔保,就直接扣押他的財產,它的利弊得失,我覺得可能還要再進一步地……大家進一步地思考啦。那這個問題呢,我們現在司法院今天應該有來,是不是把這個意見帶回去提供給……就把邱委員這個意見帶回去給民事訴訟研修修正委員會去做相關研修的參考?

另外,剛剛提到的,最高法院如果有見解不一的問題,我覺得最快速的方式,就請最高法院就這兩個見解不一趕快做統一見解,比現在我們討論的以後做決議還要快。因為其實他們只要肯開會,以我自己在最高法院的經驗,只要肯開會,很快就會有結論。所以我是建議說,如果真的有這個不同的見解,我們還是透過……或是透過司法院、透過我們決議,請他們趕快做統一的見解,這樣子可能速度會更快。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