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我解釋,因為之前在開小組會議的時候,事實上我跟余委員都有跟邱委員解釋過,因為這個刑法實施以後,後來我再回去再去對照,看到邱委員的提案我再回去對照,關於目前的證券交易法171條的規定,它因為刑法那個沒收專章的實行,它停止適用,其實它如果重新修正,它就會特別法,那因為它沒有重新修正,它停止適用。可是如果對照它的條文,我還是要解釋,它其實沒有不同,因為它只是在證券交易法規定的是說犯罪所得、財物或財產利益除發還被害人、第三人應負賠償金額以外,以犯人者為限沒收之;現行刑法沒收的規定是,因為它把它拆開,它是說,犯罪所得屬於犯罪行為人者沒收,其實這個是一樣的;可是它後面有一條規定說,犯罪所得,以實際發還被害人者,不予宣告沒收或追徵,所以它原則上還是以發還被害人為優先。那上次邱委員的疑問,我們提出的解釋就是說,就是在證券交易法裡面也會有這個問題啦,因為如果現在的被害人,我們沒辦法確定他是不是全部,所以那個扣到的金額是沒有辦法馬上去發還給現在顯示的被害人,因為將來隱性的被害人出現,或者其他被害人出現,這個就有問題啦,那這個是第一個問題。

那我再解釋第二個問題,因為我看到邱委員有第二個問題,他說刑事訴訟法473條第一項這個好像會影響到被害人的請求的問題。那事實上刑事訴訟法473條第一項,依照它的規定跟立法意旨,它其實可以沒收的物,當然是包括犯罪行為人跟……如果可以對沒收人處沒收的情形,扣押物它當然會包括這個。那在執行沒收以後呢,在裁判確定一年內,可以向檢察官聲請發還跟給付者,它包括兩種情形:一個是犯罪被害人本於他的所有權,就刑事判決確定以後,他被認定是那個被害人,他就可以請求;另外一個,他雖然不在那個刑事判決確定裡面被認定的被害人,他也有另外取得的執行名義,包括強制執行法規定的各種執行名義,認定他是可以行使債權請求權的那個人,也可以去跟檢察官聲請請求。那因為我是根據邱委員所提的這個問題,所以我對邱委員的這個回應。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