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召集人,各位委員大家午安,原則上我想有關於這個,剛剛盧委員所提,這樣會不會疊床架屋,那這個也是當時我們在考慮,為什麼用機制的概念。因為其實機制它有很多可以設計的。另外就是說剛剛其實主持人有提到。就是說有很多的時候,它其實是因為,現在已經有這些機制,只是它的落實狀態不好,或是它的整合狀態不好,所以不見得一定要先去再成立,先想就是我一定要,現在的機制不好用、現在的組織不好用、現在能力不夠。我一定要馬上想的就是,再增加一些人,那你如果可以就現有的機制,裡面去思考,包含比如說你很多的部分可以在現有的機制裡面哪些人他可以整併起來變成也是看起來,不是看起來,實質上他就是一個專人專責,我想這是第一個;第二就是說,基本上各機關的那個員額的部分,它有所謂的編制員額、預算員額跟實有員額,那也許這地方我會建議,不是說每次都先從我們的行政院,整個先去想,要多要一點點來。應該是說,當然我想這只是我自己在思考,比如說任何一個企業組織,他在涉及到我要不要先設一個東西的時候,我一定是先從既有的東西裡面去想想看,第一個是現有的人,能力夠不夠,第二個是我有沒有哪些人可以訓練、第三個我組織裡面內部可以先整併。一定不是先想我趕快從外面找人,我想說這個地方,目前也涉及到整個政府在運作的過程當中,所以我的建議是說,可不可能,有可能請法務部先去想想看,你整個的編制員額、預算員額跟實有員額之間有一些也許是你啟動的,預算員額的運用,它其實在既有編制員額裡面就可以有的部分,而不是先去吵這個員額,我想,不好意思,這是我稍微再提一下,還是回應一些盧委員的意見,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