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報告主席,我可不可以表示意見,因為我一直忍著不講,因為我們這一組沒有討論到民事的強制執行,其實民怨最大的不是追錢追不到,是我的判決書拿不到錢,如果今天國家決定要設一個專責機構,應該是民事執行有效的追錢署才對,因為老百姓的抱怨不是你今天幾個案子沒拿到錢,是我們成千上萬老百姓拿到壁紙,如果國家真的認為要解決民怨,在司法改革這個角度上,應該是民事執行要請法務部設一個民事協助執行強制執行署才對,因為法院完全被動,你拿什麼來,我就幫你做什麼,可我們什麼都拿不到,我們民眾要去強制執行,效果差到不行,現在你跟我說要設專責機構,那你應該去解決民事訴訟的專責機構,我講的是優先性,不是說專案機構一定不要設,可我們今天建議要設,那就民怨來說,應該解決是民事訴訟無效率,那個更嚴重,更多人受影響,所以我覺得我們剛剛講機制,應該是可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