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梁召集人、各位委員大家好,我是智慧財產局著作權組組長毛浩吉,很感謝今天有這個機會來到國是會議,向大家報告說著作權法不宜除罪化的一個理由。那因為本局的資料已經有提供在這個會議的議程裡頭,那我僅簡單的做幾點的報告。

第一點,侵害著作權是採刑事保護,是國際協定應遵守的義務,那著作權的議題通常涉及我國對外經貿談判的事項,且著作權保護是否符合國際的規範,一般都是各個協定要簽署前要檢視的項目,那我國本身是世界貿易組織的會員,本來就應該要遵守WTO架構下的規定,而且要承擔各項的應盡的義務。

那其中呢跟貿易有關的智慧財產協定呢第六十一條就有規定說,會員至少應該對具有商業規模而故意仿冒商標或侵害著作權的案件呢,訂定刑事程序跟處罰。那現行的著作權的規定,是符合國際的規範,那其他各國的著作權法都是有刑事責任的規定。那而且美國的特別三零一條款,每年都會對檢視各國的執行智慧財產保護的狀況,來提出名單,然後進一步呢,是不是採取各項貿易報復措施。這是第一點。

第二點呢是說,現在的刑法規定並沒有過當的情形,因為我們說盜版就好像是竊盜,那雖然這個他的本質是私人的無形財產的保護,但是我們著作權法,對侵害著作權的處罰,大部分都是採告訴乃論之罪,而且都是三年以下的有期徒刑。那除了意圖銷售或者重製非法光碟的案件,有五年以下有期徒刑的罪之外呢,僅有這種非法的重製光碟跟散佈非法的光碟呢是公訴罪,那我國刑法有針對侵害私人法益的這個罪責當中,像竊盜罪,它不僅是屬於公訴罪,而且也是五年以下有期徒刑,它的處罰範圍包括未遂,所以它的這個處罰的情節,還是比侵害著作權來的重。

那我們參酌呢我們亞太地區的國家,包括馬來西亞,侵害著作權是二十年,日本是十年,韓國、新加坡、澳洲都是五年,因此呢各國都是用刑事來保護這個著作權的制度,那我國的刑法並沒有比較擴大的這個情形。

那第三個的目的,是要促進整個產業文化的發展,各個先進國家都在強化該國的著作權的保護的一個制度,鑒於有效的這個保護權利人,然後激發各項的這個創新活力,以維護產業的發展跟競爭力,若我國弱化了著作財產的保護,造成這個盜版加遽,會產生創新動能不足、文化發展停滯,而且會危害著作權人的權益,更會傷害我國整體文化產業的發展。

那第四個是針對這個「減少訟源」的部分,那這個其實減少侵害著作權的案件的偵辦,對減少這個訟源影響是非常有限的,我們根據一百零四年法務部的統計的年報顯示,全國一百零四年全國法院、檢察署吸收的偵查案件有四十三萬餘件,著作權的案件大概是三千八百四十件,所以佔整體案件約零點八九,所以除罪化對檢察官的這個訟源減少是相當的有限。

那第五個是針對著作權的影響層面,它是比較廣的,且微罪案件目前也有相關的處理機制。那目前對情節輕微的這種侵害著作權案件,檢察官得考量犯罪情節跟犯罪後的態度,這些相關的情事,然後依職權給予決定緩起訴或不起訴處分,對民眾,如果誤觸法網,現行的刑法跟訴訟法都有機制在處理了,那智慧局呢我們為了讓這個檢警調人員進行刑事訴追,訂有各項的這種查緝的流程作業表,使這個執法人員在偵辦著作權的案件符合妥適性、必要性的原則,以避免說濫訴的情況發生。

那至於以提出刑事告訴為由,要求和解的這個部分,因為這種行為,不是只有智慧財產權的案件獨有,那存在多數的犯罪當中,但是著作權法所包括的這個層面,相當的廣泛,包括它的侵害,與一般的案件相對容易,非常容易就可能造成這種複製、重製的行為。然後呢為了保護我國文化創意產業發展,跟影視音產業的發展,跟國際的保護趨勢……等等,所以它的影響層面可能是比較廣的,所以從這些總總裡來看,我們目前看起來是建議呢不宜說把這個列為除罪的一個議題,以上,簡要報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