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我是覺得說這個可能……也許不是一句話就可以講清楚的,不過確實就是有兩個概念應該要把它拉出來,第一個就是妨害名譽的部分其實是有言論自由的概念在裡面,這是包括新聞自由,這是一個非常重要的核心價值的概念,所以我是覺得說,如果我們實證研究,大家去比較著作權法就不太一樣,著作權法確實有一些判一年、判兩年、判六個月以上的,那這個妨害名譽的罪從來沒有判到六個月以上的嘛。那麼而且我們又說事實上短期自由刑本來就不用鼓勵的嘛,所以在這個邏輯之下,我是覺得我們也許應該更積極的主張說,「妨害名譽」是不是應該要除罪?我覺得這個是在「衡量」上這樣做,並不會有失衡的問題。

但是第二個就是說我們目標其實是一個濫訴,那濫訴基本上是使那個不應該進入刑事訴訟程序的人受到重大的威脅跟傷害,那這個部分其實…….……也當然也造成了負荷過重,影響到裁判品質的提升,那這部分我是覺得剛剛陳宏達檢察長講的,那個部分其實確實沒有錯,就是說爭議比較大的是詐欺。那詐欺幾乎可以說是非常非常嚴重,那我早期做「自訴制度」研究,基本上大家都去告嘛,那告了之後,看告不成趕快跑回來自訴,跑來跑去反正就是做這種事情。那這個部分我覺得是說,對於這種財產上的犯罪,也就本質上,因為我們很多犯罪是財產上犯罪,那財產上犯罪本來如果它是財產上的請求損害賠償或者是追償,或企業上權利。民事訴訟本質是有償的,所以我們是不是應該慎重去檢討,就是說對於這種很容易……我不敢講百分之百啦,很容易形成「以刑逼民」的手段的這種犯罪樣態,特別是我們可以指明,特別是詐欺罪,或者跟詐欺性質類似的相關犯罪,是不是要考慮有償制度?我覺得當然有償制度民眾會質疑說,這是侵害你的這個訴訟權利,可是事實上就是行政訴訟,早期也是無償嘛,後來也是法院受不了了,就說那是不是要改有償?

當然站在律師的立場,確實有些少數人會因為這樣受到傷害,但是如果說我們現在的訴訟制度,其實有償、無償那個費用其實不是真的問題,真的問題是律師啦,因為你要好好打個官司,其實不是那幾百塊、幾千塊,是你請律師要花比較多錢,可是我們現在理論上我們有個「法扶制度」,所以律師的問題比較能夠被解決啦,那在這個情況之下,我是覺得是不是可以請司法院或法務部,不知道權責是誰,就是說對於特定的犯罪類型,大量的容易形成「以刑逼民」的話,是不是部分的去檢討有償制度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