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好不好,這個請警政署刑事局再弄,其實這裡我還可以再補充一個啦,其實剛才我們講那個妨害名譽喔,你知道現在因為地檢署,妨害名譽案件太多,他都發交各分局做初步的筆錄,這個對於警察的工作負擔是非常非常的沉重,而且妨害名譽的案件,牽涉極度廣泛,那他根本對基層的偵查佐,他完全沒有這樣的背景知識,比如說有關,我印象中有一個案子是有關公開發行公司……上市公司的發行價格的不同,那告誹謗。那偵查所對於什麼叫資本市場?什麼叫成交價?什麼叫發行價格?它完全沒有概念,你要給它上課上半個小時它才開始偵訊,那一搞就是好幾個小時了,對警察的人力的影響其實是非常深遠啦。

那諸如此類當然就是說,但因為我們現在當然就是說檢警,因為我們其實是說上游開始啦,因為檢察官案量太大,以前從來沒有這個例子啦,本人做三十年的新聞工作者,從來沒有到警察局去問訊的,這兩年開始有這個情況了,因為地檢署忙不過來。那這怎麼劃分?所以我想警政署也有警政署的苦衷,那這個是怎麼弄……但起碼更具體的數據,就跟這一次我們做的,剛才講的妨害名譽這樣,就你三萬件,沒有一件剝奪自由刑,那這個說服力就很夠。

那你警政署要要求說再工作重新劃分,要更多的數據來做說服,那這樣做的流程,我想其實檢警是一體的啦,好,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