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法官的角度表達一點意見就是說,在一來說解送的人力的問題,這個我們在院方可能不是那麼的清楚,但是另外一個是說戒護的這一個,剛剛檢察長好像也提到說戒護的安全上這一點,那我們有一些簡單的,例如像詐欺、小偷這樣的一個沒有安全疑慮的,那像我們承辦過十大槍擊要犯,他現在移審到法院來,這個時候法庭需不需要有一個配槍的?甚至我們會請說當地的霹靂小組等等,來協助戒護的這樣一個人力。那這樣的,假設說我不太確認說,當調度司法警察條例假設廢止了,那刑庭這邊的請求,調度司法警察條例他現在要求為什麼是刑庭的法官,他沒有包含民庭的原因在這裡,刑事案件裡面有一個部分,可能是我們急需要,在法院裡面這不是我們不配槍的法警能夠處理的問題,這是一個在戒護安全上,除了說人力以外,戒護安全上的一個考慮點。

那另外一個針對說,今天提出來的一個說司警察有沒有緊急搜索權這一點,那在刑事訴訟法上,司法警察恐怕不只我們警政署,還有憲兵隊,還有所謂的這個海巡署、調查局,那這個議題,我不確定內政部能不能代表,這一塊我想是不是要,所謂的司法警察要一併處理這個問題?那因此我會想說如果這個我們是之後還要再討論的,海巡署是不是國防部?行政院?那憲兵隊應該是國防部,那這幾個單位是不是應該,因為這個茲事體大我提出這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