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各位委員,我們開始開會,我想我還是在開始的時候跟大家報告一下,我們對林鈺雄委員辭職的事情。我們很遺憾,林委員上個禮拜就提,不是跟我提,跟別人提說要辭職。昨天那個新聞說他辭職,他提的三個理由,我想我們都可以跟他再報告說明,希望他打消辭意,這三個,三方面的狀況,本來也有必要跟在座委員做一個說明。第一個,關於國是會議定位的問題,很清楚在1990年舉辦的國是會議,那個國是會議很盛大,大家還記得。那麼在1999年舉行全國司改會議,這兩個會議都跟目前國是會議性質很相近,是在國家碰到重大問題要解決的時候,總統召集各界人士,包括學界,像這次包括法界、民間人士來召開國是會議,這個國是會議1990年的國是會議,大家知道成果豐碩。國是會議跟1999年的全國司改會議有些狀況,我也執行的不少,所以這個是兩個例子,清楚的看到,他沒有定位的問題。他沒有說是違法,沒有違法,不可能違法。那麼具體來說,像這次的會議,有很大有很多改革的方案。有的改革方案,我想法務部覺得很多自行處理,我們還多嘴要抓來討論,討論過以後,法務部就要去執行,這沒有法律問題啊!他只要有法律問題他要去修法律,對不對?所以這個自行處理案子沒有法律問題。

那另外一個極端,很複雜、很重大案子,像我們今天討論定位跟組織問題,或是上個禮拜,上上次談的這個評鑑問題,或上上一次多元晉用問題。我們問題很大、很複雜,通過了決議項目很多,這一些決議,總統府也會通過之後,也會送交相關的院、部去進一步研議,朝著這個決議的方向去做,做的過程裡面,有的要訂一些詳細的一個辦法或是詳細的一個步驟,有的甚至要修法、立法。不管是訂詳細步驟或要修法立法,總統府也不可能直接去訂法、修法對不對?總統府也不可能要求立法院一定要修法,那是不可能的事情,即使那樣,立法院也不通過。

所以在最複雜、最重要的案子,在國是會議通過之後,是有諮詢性質,總統決定要做,那就送交部或者送交院去定時處理,處理過程裡面都是依法去做,沒有所謂總統會僭越,她僭越我們也不允許她僭越對不對。所以這不管是自行處理案子或是複雜的重大案子,都會依法處理。依現有的民主的法治去處理,所以不會有所謂天燈或是災禍的問題,不會有這樣的事情。除非我們的決議,我們分組決議,大會的決議是錯誤的,那錯誤當然就我們要分擔責任,總統也要分擔責任,那錯誤他要去做,做錯了那當然就分擔責任,可是那也是經過依法的程序,沒有違法從事的事情。

那麼第三個,說議題超載的問題,那我們特別跟林委員報告,可能你的評估的方式跟我們不太一樣,因為他把每一個案子,每一個人都要發言這樣去計算,所以他第一次他有評論是說:「哇!每一個案子每一個人只能發言幾十秒」。可是不是每一個人、每一個案子都會發言,而且本組的討論很清楚,是有提案的,提改革方案的先說明,然後大家充分討論,我從來沒有阻止說還沒有討論完畢就表決的,對不對?我都一直在問,有沒有意見,沒有意見我們再表決的,所以這個都是經過這過程,本分組雖然困難,有些狀況是非常困難,可是到今天為止,尤其今天過後,會非常順利。今天的一個案子比較重大,可是我覺得也會順利通過,因為我們很清楚的,是按一個、一個的改革方案來討論、來表決。所以沒有遺漏,所以本組的立場來說,我相信議題沒有超載,議題都可以處理完畢,那麼今天討論完之後,下禮拜可能處理很多問題,大概都會處理完畢,頂多頂多召開,多召開一次或兩次會議,頂多一次。那麼上個禮拜籌備會開會有一個初步的決議,就是有必要的時候,國是會議可以延後,也就是說大概會再延一個月或兩個月,然後分組會議再延一個月。所以絕對可以把所有議題處理完畢,所以這也證實,這個議題並沒有超載,林委員多慮了。

至於死刑、食安的問題,國是會議,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定位,會議本身的定位是處理司法制度、司法組織問題,而不是直接處理某個法律的問題,主要不是在處理那個問題,不是處理環保法律問題。就食安的問題,也不只是法務的事情,也不只司法的事情,是整個政府很多部門的事情。所以食安問題沒有討論,死刑問題也沒討論。死刑問題我曾經在這個籌備會的記者會說過,死刑的問題,因為網路涉及到跟各團體建議的議題,裡面沒有死刑問題,同時大家其實很清楚,本分組第三次會議的時候,陳重言陳委員有提動議要討論這個死刑其相關的司法問題,進一步表決也沒有通過,所以也不討論,同時我們也很清楚看到,部長也沒舉手,法務部主管的死刑的問題他也沒舉手,對不對?所以那個已經是六票贊成,其他反對,沒有通過,不是沒處理。

同時最後我要說的是說,假如司改還是有問題要討論,是可以提出來的,我們起先是比較嚴格一點,第一次討論完就不能再提,後來大家的意見,我們覺得有好的問題、有必要討論的問題,還是可以提出來,所以這個會有遺漏,所以以上的說明一方面也是,也不能要隔空喊話,跟這個林委員做一個說明,有錄影。那麼同時我等一下會在記者會再說一次,同時最重要的是要跟諸位說明,我覺得本分組進行會議確實先前是有一些困難,可是這兩次已經大大的突破,我們也同時感受到法務部的改革的誠意,提的很強實的一些資料,也有一些很具體的改革方案。所以我想我們這樣努力之下,本分組可以完成一些重要的、有關的司法改革方案,那麼也歡迎林委員繼續來開會,謝謝大家。

大家有沒有什麼意見,是,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