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我的意見跟馮委員完全相同,因為主席您現在討論那個陳委員的這個提案,您說前半段不討論,這個我們沒有意見。但是重點在於說那你把前半段砍,這個討論的議案可能要把前半段給砍掉,所以到我們以後在做會議紀錄的時候,可能前半段可能就要拿掉,因為我們沒有討論前半段。那如果說你把前半段拿掉了,從「惟檢察署名稱在修法前得去除法院二字以示區別」這邊開始討論的話,那這樣看起來就很奇怪。因為所謂的修法這兩個到底是修什麼法,我們就不清楚了,那就是因為我們不清楚這個前提到底是什麼,我們不了結陳委員這個提案真正的內涵是什麼,所以我們現在討論的過程裡面,事實上就等於是在盲目的投票。所以我認為說,我們問邱部長問題,其實同樣也可以拿來問陳委員。因為陳委員的這個提案事實上都隱含了說現狀都不要動,現狀都不要動,那現狀不動的情況之下,等到將來刑事訴訟的制度有修改了,這個時候再去處理檢察官定位問題,或者是地檢署的名稱前面要不要去除法院兩個字的問題,那我無法理解這中間邏輯在什麼地方。為什麼檢察官的定位跟法院的訴訟制度兩者是掛勾,掛在一起的,那如果從邱部長在之前,在檢察官論壇上面的發言,還有對外對媒體的發言來講,就邱部長顯然就一向支持檢察官的定位是司法官屬性,是司法官屬性,那我記得他的發言也一直講說,為了維持檢察官職務行使的獨立,所以我們必須要堅持司法官的屬性。所以我的問題其實就跟剛才那個馮委員的問題是一樣的,為什麼這兩者可以掛在一起?你所講的司法官屬性到底是什麼?我們必須要理解,因為我們只有法官,只有行政官,在三權分立的這個架構底下,只有法官跟行政官兩種,還有立法委員三種。三權分立架構就是這樣子,那倒底你的司法官指的是什麼東西?我們不知道,那您所講的那個職務獨立,這個獨立到底是指什麼?是法官的審判獨立嗎?那如果您講的是法官的審判獨立的話,那麼檢察一體原則到底要跟這個審判獨立如何的拘束,那我們最擔心的問題就是說,如果您用獨立這兩個字,但是沒有任何定義,這是一個空洞的概念,那事實上掩蓋的問題是說,您用獨立這兩個字眼來使得公眾有一種錯覺,讓大家有一種錯覺的說檢察體系內部的問題,是公眾不應該過問的,就好像我們不應該過問法院內部的人事問題一樣,在這種情況底下,檢察體系裡面的檢察一體,檢察首長濫用的問題,事實上公眾無法過問,那麼反而造成更大的問題,所以我覺得像這些問題如果沒有釐清的話,事實上我們是無法討論陳委員的這個提案的,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