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謝謝主持人。坦白講,我一直覺得這個問題,應該是讓學術界他們去好好討論,因為誠如剛剛這個馮委員跟尤委員所提的這樣的質疑,其實在各國都有,各國都有,我想我們法務部的報告裡面,大概也提過了幾個國家,特別是跟我們一樣都是歐陸法系的,不論是德國、法國、奧地利等等,我實在不太想在這邊做這樣的一個辯論或討論。只是我從我個人的觀點來跟各位提供一些我個人的觀察,我的觀察當然現在我是法務部長,但是我都不一定是站在檢察官或法務部的這個立場。基本上我覺得我們在討論這個問題的時候,可能有一個盲點或者是扞格。坦白講大家大概都喜歡把政治制度裡面的三權分立這樣的一個理論,就是說他定位行政部門的屬性,或者是它的定位要放到司法制度裡面,其實司法制度只有二元對立,簡單講司法制度他只有審判者跟被審判者而已,他跟三權分立是不一樣的基本架構,但是我們現在硬要把三權分立的架構,政治上三權分立的架構,放到司法二元對立的這樣的一個架構來做這樣的討論,當然這裡面一定會有他的盲點所在。

那我為什麼這樣子講?基本上政治制度的三權分立裡面,行政他這樣的一個屬性跟定位,他基本上第一個,他是追求最大的所謂的利益,所以他可以犧牲少數人或個人的權益或利益,這是行政的屬性,特別就是這樣子。行政院為什麼他可以說,好我今天這裡就是要拆,其他人你就是搬走,這就是因為他要追求最大的所謂的利益,追求最大多數的,但是他可以犧牲少數人,甚至個人他的利益跟權利,這是第一個它的特色;第二個行政部分他是在追求最快的效率,他可以基本上只要沒有在法律授權外面,他追求最大的效率;但是我們司法部門不是這樣子,我們是緩慢但是堅定。這是司法的屬性,他基本上就這樣差異;第三個因為行政部門他有這麼大的權限,他可以犧牲少數個人,所以我們要給他民主定期的授權,你如果沒有給他授權,他真的是亂幹,就真的是獨裁制,所以這個是政治制度上面,三權分立裡面行政部門的屬性。如果今天我們要把這樣的基本架構,放到司法制度裡面二元對立,其實就只有審判者跟被審判者,檢察官在偵查中,其實被告跟他,因為沒有法官,其實被告就是被審判者、檢察官就是審判者,等到起訴之後,法官跟檢察官其實再確認,確保客觀真實發現要符合個案、個人的公平正義,他跟行政部門其實是不一樣的,所以第二個部分要討論的就在於說,我不曉得你們行政官的定位是什麼?只政治部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