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好,剛才那個楊委員有講到說,對我們非法律人也許會有點納悶說。為什麼這法律人一直爭取這些名詞的問題。那我另外一個看法,我覺得檢察官不是法官,可是檢察官肯定是司法官。因為據我所知,你們都是從司法官學院,從司法官訓練所訓練出來的,經過考試拿到司法官的資格,所以我願意用另外一個角度來看,司法官把他當成是一個資格,所以對不起,我一直要用醫生的方式來比喻,因為你考試醫學院畢業拿到醫生執照就是醫生,至於你要當小兒科、外科甚至現在麻醉科、放射線科都ok,都是醫生。好,那你司法官學院一出來,拿到司法官資格,你被分配到當法官、當檢察官,你那個司法官資格都還在,所以為什麼要去強調說檢察官不是司法官,他是行政官;第二個問題是說,假如說司法官他是行政官,那不行,我們以外行人來講,我們司法官假如是行政官,那就可以有行政控制了啊!甚至政治的操作,甚至可以下令說要追殺什麼人啊,所以說我一直認為說檢察官不是法官沒有錯,因為功能不一樣,就像說小兒科醫師跟放射線科醫師不一樣,但是他們都是醫生,受醫師法的規範,這是我的看法,那至於說是不是行政官,那最好不要行政官,那行政官危險哪!所以我們以今天之所以有非法律人參與,就是拜託聽一聽民間的聲音,民間一直詬病是,你們這個起訴,有沒有,為什麼有的不起訴、有的緩起訴、有的要起訴,這是根據什麼?是不是背後有什麼關係?大家說難聽一點,少數人是不是有送紅包,這個問題才是民間關心的,所以說民間關心說,是不是你的起訴有公正、公平、公開透明。第二你們在起訴的時候,拜託這個互動,就是態度的關係,民間關心的是,每次去,回來都氣得要死(台語),為什麼高高在上,很強勢、很兇、很罵人,不讓人家講話,民間要知道是這些。所以我們希望改革就是所謂的有效的改革,是針對這些民間詬病的地方去做有效的改革,我們民間關心的是這些,好,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