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各位好,我同意就是說法律人在爭議檢察官的定位這件事,可能對於非法律人而言,事實上的確是一個很難讓人理解的問題。不過如果可以容我做一些解釋的話,剛剛廖委員所提到,譬如說檢察官到底什麼樣案子起訴或不起訴,或是說為什麼他開偵查庭的時候會高高在上,其實這都跟檢察官的定位是有一些關係的。譬如說,起訴跟不起訴這件事情,因為檢察機關內部,事實上是有一個上命下從的一個檢察一體的組織,那他不像法官一樣要做判決的時候,事實上是個別獨立,如果你不同意那個法官的判決的話可以上訴,那由二審的法院去做決定這樣。但檢察官要起訴、不起訴這件事,他事實上是要送主任檢察官、檢察長的同意,然後他再做,這事實上就是造成一個,加上說檢察長事實上是由法務部長所任命的,所以這種情況之下,你就會有很多的疑慮,到底政治有多大程度會介入?所以為什麼我們會花這麼多時間去爭論檢察官的定位,其實就是跟檢察署的內部的組織,他的確就是有一個上命下從的組織,然後事實上,下級的檢察官要接受上級檢察官的命令,所以我們才會有這麼多的疑慮,我們希望把他談清楚。另外在偵查庭這個高高在上,也因為他們把自己定位成法官,所以他們就開庭的時候,事實上開偵查庭就會有像法官在開庭這樣的做法,然後甚至態度,如果當他們案件量過多或基於什麼樣原因,事實上很容易會失控,所以其實這一些我們討論檢察官的定位問題,事實是跟您所關注的問題,事實上是有一些相關的。那至於說您說那個司法官訓練所,檢察官跟法官是合考合訓,這個事實上不見得是因而他是果,因為我們對於檢察官的定位不清,把他定位成司法官,所以他們才合考合訓。所以如果我們今天釐清了檢察官的定位的話,這個合考合訓或許他就成為是一個大問題,而且合考合訓其實會有很多的疑問,那回答完您的問題之後,來回應之前楊委員跟陳委員所各自,或是邱部長所提到的。剛剛楊委員幾次有提到憲法跟釋字392的這個部分的話,我有點不太清楚到底憲法第8條的規定跟釋字392號,對於楊委員而言的話,究竟他事實上是一個確定的命題還是一個疑問的命題,因為聽起來有的時候楊委員乎一方面覺得憲法就是這樣規定,釋字392號又是這樣講,所以檢察機關事實上就是司法機關,但另外一方他又說,因為他講不清楚這樣,那在我看來,如果各位之前曾經參考過尤伯祥委員,我盡快結束,尤伯祥委員的文章的話,你會發現說,其實司法官的名稱事實上是當年歷史的錯誤跟誤會,所以這種情況之下憲法的規定跟釋字392號也可能是在這個誤會之下所做成,謝謝。